Posts tagged with "時代革命"



【時代革命】當虛幻化成現實,失落就會化成淚水 
時事議題 · 02.07.2020
我自己無咩聽德文歌,所以亦從來無咩推介。不過今日想講一首歌,叫80 Millionen,歌手係Max Giesinger。 呢首歌大家有可能聽過,因爲佢有一個歐冠盃嘅版本,每次德國隊參加咩足球比賽,大家都會喺電視聽到。 2020年,德國音樂節目Sing meinen Song有一個Rapper叫MoTrip,佢重新填詞,寫咗一個版本,講述佢從黎巴嫩逃避家鄉戰火,到達德國嘅過程。 估唔到,睇新聞,成日都覺得啲人道危機距離自己好遠,點知轉眼之間,香港人已經可以變成難民。

【德國戰線】城堡守衛戰,德國其實都有手足 
時事議題 · 26.06.2020
其實呢,坦白講,自己喺德國做嘅嘢,有幾有用,我唔係唔知。但係有時候人做一樣嘢,唔係淨係睇有無用而做。 投身德國線之後,媒體,記者或者其他學者訪問我,都會問呢個問題:「點解?」標準答案我會講話係「Hilflosigkeit」。 無助。 不過除咗負面嘅情緒會驅動我做嘢之外,更加多嘅係正面嘅情緒。容許我講兩個故仔畀大家聽:

【時代革命】香港「nullen」,唔係歸零,而係新開始
時事議題 · 24.05.2020
香港「nullen」 德文有一個獨特嘅動詞,叫nullen。德文Null,本來係一個數字,係「零」咁解。如果佢變咗做一個動詞,唔係代表「歸零」,而係講人生正式進入下一個十年,理論上要慶祝一下。 係呀,今日我牛一,終於從「二字尾」進入「三張」嘅境界。雖然我仍然未有村上春樹嘅境界,覺得人點樣都唔會霎那間變老,但係我聽過好多人講,話三十歲呢一條界線,係人生踏入壯年嘅一個里程碑。

【時代革命】文宣金句 - 甘迺迪講革命 
時事議題 · 26.11.2019
區議會選舉嘅勝利,證明咗香港人嘅民意企響邊邊。你俾機會和理非出場,都可以幫到國際戰線提升戰力。 但係,大家知道,香港人,今次緊守和勇不分嘅宗旨。咁無可避免,區選消息蜜月期一過,外媒一定會再講暴力,暴力,暴力。 之前喺慕尼黑個演講,我都有準備點樣攬勇武嘅手足,內容有機會再講…等我下年一月正式投入失業大軍之後就大把時間講啦🤣。

【香港時事】區議會選舉大勝 - 票箱,定係骨灰盅? 
時事議題 · 25.11.2019
有關區選,本來我有少少嘢想講,但係無咩契機講,頭先終於見到。 FAZ出咗一篇有關區選嘅報導,題目係Aufstand an der Urne,中文可以翻譯成『票箱旁的起義』。 好笑嘅係,Urne呢個字,除咗可以翻譯成票箱,仲可以翻譯成骨灰盅。

【德國戰線】和理非,可以有幾勇武? 
時事議題 · 21.11.2019
「明白呀,我記得我離開以前間公司嘅時候,已經做咗十三年,其實我好鍾意間公司,但係自己諗過,想要有一個突破,結果我就決定辭職。所以我真係明白,唔需要擔心。」 我老細真係絕非「腦細」,連我跟緊個大Project之際,「驚喜式」辭職都可以咁體諒人。 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開始,我會脫離我深愛嘅全職工程師身份,喺自己「三張」來臨之前,開展我人生嘅另一個階段。

【時代革命】巴西神學家 Dom Hélder Pessoa Câmara《暴力螺旋》節錄 
時事議題 · 18.11.2019
世間上有三種暴力。 第一種係所有暴力之母,就係制度暴力,佢將霸權,打壓,剝削合理化,持續化,呢種暴力,猶如一部無聲順滑嘅機器,壓死攪碎成千上萬嘅生命。 第二種係革命暴力,佢嘅出現,係爲咗反抗第一種暴力。 第三種暴力,係鎮壓形式嘅暴力,呢種暴力希望可以消滅第二種暴力,並且會協助,順從第一種暴力——引起所有暴力嘅真正暴力。

【時代革命】衡量用赤納粹比喻時的考量 - 精讀版 
時事議題 · 06.10.2019
如果大家有睇開我之前寫嘅嘢,其實我自己本身寫嘢,係粗口都無咩點寫的。上一次回應嘅時候,加入大量粗俗嘅比喻,甚至『花式摟屌』(套用盧兄回應講法),以謾罵嘅形式,針對之前批評者嘅言論,純粹係希望大家可以用最直接嘅方法,理解我嘅論點。如果當中有人覺得我呢個講法,係割席嘅行為,或者分化咗大家嘅戰意,係我玩膠玩過龍,喺度我絕對可以同大家道歉。 我好清楚覺得唔接受我觀點嘅朋友,極大部分都係同道中人,如果你地可以提出一啲有關赤納粹比較,喺德國可以走到咩教育路線嘅討論,我絕對歡迎。好希望大家可以繼續努力。

【時代革命】回應返我呼籲停用「赤納粹」比喻所引起嘅疑問 
時事議題 · 03.10.2019
我知道,呼籲停用『赤納粹』嘅講法,一定會引起爭議,不過我都照講,俾人插都咁話。 有人話我唔回應,話我走住嚟屌,我自己無呢個意思,不過有營養嘅討論,要啲時間消化同寫咁解。 我喺度希望可以再針對返回應我呼籲嘅意見,疑問,等大家明白我點解會咁講。

【時代革命】請立刻停止使用「赤納粹」比喻 
時事議題 · 01.10.2019
國慶十一,全城希望「賀佢老母」。我明白,但是外媒如何可以明白大家這種「賀佢老母」的思維呢? 本來好多宣傳活動,都想用「赤納粹」來做主題,最後還是要剎停。用不用納粹來做比較,無需要問外國記者,西方政客,略為有少少國際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個字眼極其量可以在香港流通,而絕對不能夠登上國際舞台。 難以理解的是,竟然有人對這個棄用「赤納粹」的決定,有所不滿。甚至有人聯絡我,問我可否幫他分發帶有赤納粹標誌的單張。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