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IQ』和白蘆筍

 

五月已到中旬,身在德國,而還沒有吃白蘆筍的朋友,不要錯過了!把握最後機會嘗鮮!說起白蘆筍這食物,其實跟『IQ』有關。有研究發現,多吃蘆筍會增強腦力?非也。

 

我覺得離開香港,到外國生活的人,必須要有高『IQ』。

 

慢著,這個IQ不是大家理解的智商,而是我來了德國幾年之後,自己想出來的一個概念:『國際商數Internationality Quotient』。我想起這個概念之後,再在網上面搜尋一下,發現原來也有人用這個講法,或者是『文化交流商數Intercultural Intelligence』之類的概念。在我看來,計算一個人的『IQ』,需要考慮十分多的因素,不是簡簡單單做幾個Raven Test就可以決定。整個公式入面,我覺得最重要的其中一個因子,可以拿出來講一講。

 

雖然德國人不講『民以食為天』,但一講到食,真是『Es geht um die Wurst.』吃,對於一個國家和一個文化來説,是多麽重要的呀!所以第一個因子,一定是『吃』。梁文道寫過一篇文,叫『中國腸胃』,就是講這個題目,我十分喜歡,大家有時間,不妨抽空一讀。

 

有個朋友的親戚,到英國留學,跟我說,他到了英國頭幾天就已經哭成淚人了。我不能理解,為啥呢?『他沒有飯吃。』我更加一頭霧水,不可能呀,人怎麼可以幾天不吃飯,特意到英國去辟穀麼?『不是沒有吃飯,是沒有飯吃,白米飯的飯』。我無言:剛來到德國的頭幾個星期,在吃的方面,我高興得不得了,每天都吃一些自己從來沒有吃過的德國食物,過癮非常。還記得第一次吃Laugenbrötchen配Leberwurst加Essiggurkchen,在香港都沒有吃過真正的德國麵包(現在吃到德國的麵包,才知道香港的麵包,其實算是『糕點』),自然都不懂得怎麼準備,亂切亂塗,我老婆看得不耐煩,一下子把東西搶過來幫我整。整好了我拿來咬了一口——滋味呀!

 

Leberwurst, Essiggurkchen (圖:Torsten Maue)
Leberwurst, Essiggurkchen (圖:Torsten Maue)

 

說『德國沒有好東西吃』的人,不論是如何德高望重也好,我心底都會生出一絲無名的『不屑』。誇張地講,他們的眼裏,可能就衹有自己認識的東西好吃,其他國家的人都是野人,茹毛飲血,衹有你才知道什麽是食物的藝術。現在五月,德國出產新鮮采摘的A級白蘆荀,白烚,配上一點點牛油醬,加上一條鮮釣的Forelle Blau,幾塊Drilling薯仔,你吃過了,就知道這種鮮味是世間難求的。如果你吃過了,都不懂欣賞,堅持已見,這就是無藥可救。珠玉在前,不吃白飯又如何?面對『不吃飯會哭』的人,有時候我想,外國人吃的東西難道都不是東西嗎?當然有些德國食物我到今天都不懂得欣賞,比如Saure Nierle,『小酸腎』——我是吃內臟的,但是我認為內臟已經有很濃重的血腥味,必須要用爆炒和不同的調味料來辟腥,用醋來煮腎,煮完出來,又酸又腥,還有一點尿騷味,也不是吃不下去,但是自己的確不太喜歡。

 

 

去年自己釣的鱒魚!
去年自己釣的鱒魚!

 

『吃』的道理很簡單:不喜歡吃的東西,就不要吃囉,但我不會因此唾棄其他德國美食。德國本身的傳統食物並不如法國餐,是世界公認的美食,德國人也沒有法國人對飲食的追求,但德國人飲食的情況,肯定比英國好。每次接待英國來的客戶,他們在吃飯的時候總喜歡跟我們吐苦水,說德國菜多好,英國人多麽賤視『食』這個生活中十分重要的元素。你不能相信,我到英國跟客戶一起逛超級市場(對,逛超市是我們的工作的一部分!),看見多少英國人為求節省煮食的麻煩,發揮出驚人的創意,連蔥,也會切頭切尾,洗好,包裝好再出售,好似買一扎蔥回去切一切洗一洗,也是一道太過繁複的工序。德國人起碼不把煮食當成苦差,對食材還有一點要求,有心的,買靚餸回家,一樣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召喚出自己追求的風味。

 

我稱不上是食家,但香港人都喜歡吃,我也自然不例外。偶爾也會略爲研究一下德國的美食。早陣子跟德國的親戚討論酸椰菜的問題,他們挺好奇,我作爲香港人,到底喜不喜歡吃酸椰菜。我就洋洋灑灑跟他們討論我喜歡的酸椰菜的種類和分野,我老婆也十分驚奇,好些東西是她這個德國人都沒有聽過的。除此之外,我也是家庭成員和朋友眼中的『沙律專家』:我現在在一間設計和生產機器的中小企當研發工程師,而公司設計的機器,全部用於處理蔬果。因爲有一個項目是涉及用影像處理辨認不同類型的沙律菜。工作需要,要經常訂購沙律,測試自己寫的程序,看看辨認的成功率。測試之後,棄之可惜,會帶回家做沙律,甚至煮了來吃,久而久之,也會分析一下它們的味道和合適的配搭。

 

『人在德國的話,去學煮一些德國菜吧!畢竟中菜經常煮,換一下口味,煮德國菜,就當作是進修一下厨藝。』我是這樣想的,你呢?還是餐餐吃意粉?這個是十分典型的例子:我不是因爲工作的緣故,平時去超級市場看見種類繁多的沙律菜,也只是掂行掂過。我好奇心頗重,都會有『滄海遺珠』,可見我的『IQ』其實不太高...好奇心也絕對是國際商數的一個因素。但好奇完之後,可以是三分鐘熱度,我對德國這種『貪新又不會忘舊』的鍾愛,我自己也無從解釋。

 

 

你可能會說,腸胃這些東西,想控制也控制不了。我不知道,到底『國際商數』有沒有先天的因素。可能跟真正的智商一樣,也有一點天生的定數吧!

 

0 Kommentare

中興『休克』的德國側影:『一日冚包散』的故事

 

這幾天,中興這間公司走進了媒體的鎂光燈之中,因為美國的芯片禁運,令到中興業務『休克』,短期內應該會破產。

 

ZTE將會『休克』(圖:Kārlis Dambrāns)
ZTE將會『休克』(圖:Kārlis Dambrāns)

 

這一條新聞,可以講的地方實在太多,我留意到網上一篇文章,引起了激烈的討論。這篇文章其實在八年前,即二零一零年就已經出現,叫做『中國的芯片有多爛 工作十年的工程師告訴你』,作者自稱是電子工程界從業員,根據自己十年的就業經歷,指出中國芯片界的不足。中興被制裁的新聞一出,討論區就有人重貼舊聞。

 

約略歸納文章的觀點如下:

一:中國自己沒有國產的高級芯片,只能代工低級芯片。技術差距大得,就算有圖紙,國內的公司連抄襲的能力都欠奉。

二:中國出口電子產品雖然多,但由於芯片是入口的,所以其實就是外國公司賺得多。關鍵技術不在手,芯片價格浮動,外國公司要宰就宰,如果有一天其他國家也對中國執行芯片禁運,中國的電子行業就會死亡。

三:在中國做工程師研究技術,收入甚差,只有玩房地產和商業應用,才會有比較好的待遇。

 

一如梁文道近來寫的一篇文所言,『識睇梗係睇留言』,多少人回應了這篇舊聞呀!我雖然是工程師,在大學有讀過幾門電子工程的課,但我始終不屬於電子工程的專業,沒有能力判定作者寫的東西,有多少是事實。但是依照我的估計,所言十有八九是事實,為什麼?因為我在德國做工程師的經歷,印證了這位作者部分的觀點。

 

漢芯的醜聞,其實已經預示了中國芯片的失敗
漢芯的醜聞,其實已經預示了中國芯片的失敗

 

我有講過歧視這個問題,我的結論是自己在德國從來沒有遇上真正的歧視。不過我記得以前做實習的時候,有個同事,不太喜歡我。我當初做事的風格,跟德國的同事有一點出入,對於他來說,這可能比較難接受,也估計他把我跟中國的工程界連接起來——『得啦得啦…中國工程師嘅作風,喺工業界都好出名,我完全明白』。我有聽過內地真的有派員滲透外國的大公司,偷取公司的機密或者是圖紙。但我自己一來是小薯仔,二來公司規模也不大,沒有什麼值得偷的,同事不喜歡我,估計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化學作用不對,我當時跟其他同事,相談甚歡,往後保持還了好幾年聯絡。

 

得啦得啦…中國工程師嘅作風,喺工業界都好出名,我完全明白(修改自電影《少林足球》截圖)
得啦得啦…中國工程師嘅作風,喺工業界都好出名,我完全明白(修改自電影《少林足球》截圖)

 

到現在,在德國的工業界混了幾年,我中國人的身份,其實已經漸漸淡化,跟同事共事的時候,其實也不管你是什麼人,捉到老鼠就係好貓啦。

 

我現在身處的公司,雖然不大,衹有大概一百位員工, 但在這個獨特的市場上,亦有特殊的領導地位。自然招來某些中國公司的『青睞』,把我們的產品,先抄襲,再複製。

 

我們公司在中國也有一個代理,作為一家不屬於重工業的公司,中國的市場,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十分重要。畢竟中國內地工人的薪金水平,比起歐洲國家還是十分低,對自動化的需求自然不太大。早兩年在公司的週年大會上,這位負責中國代理的公司代表也有出席。當時就他自己一個從上海遠道而來,他難得的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自然抓著我不放,希望能夠跟我聊一聊。講到有關代理的業務,他十分坦白:理論上,代理產品,當然是跟顧客越多接觸越好,但是他們也不敢這樣做,反而代理產品的時候要十分留意顧客的背景,否則代理完一次之後,市場就會出現仿製品,代理的正貨賣不出去,反過來倒自己米。

 

賣得出,不管是Jordan還是Qiaodan (網絡圖片)
賣得出,不管是Jordan還是Qiaodan (網絡圖片)

 

去年,我們發現市場上流通多部仿製品,發現他們全部都來自一間位於山東的公司。老闆去年發現這公司之後,叫我跟進一下(整間公司,就只有我一個人懂得讀中文)。我搜尋了這間公司的一些資料和背景,以跟市場部和管理層交代一下這間公司的來頭。搜尋的過程中,我發現這間公司不但在機器設計上,跟足我們的外觀,在抄襲上,更是做得一絲不苟,甚至直接用上我們公司網站的圖片,只把我們的Logo抹走,再加入自己的Logo,就當成是自己的圖,連攝影的費用也可以省下來。最有趣的是,他們的廣告圖片,還用上『德國工藝 中國智造』的宣傳字句…他們有一個德國工程師坐鎮負責設計嗎?何來『德國工藝』?中國智造?有多『智』?我看了這幅廣告圖片,真是哭笑不得!

 

『德國工藝 中國智造』你如何理解這句標語?
『德國工藝 中國智造』你如何理解這句標語?

 

如果對自動化工程有少許認識,都知道自動化最重要的原件是PLC『可編程邏輯控制器』(德文叫SPS),而PLC是發源自美國的汽車工業的。這個自動化工程極其重要的突破,德國人和日本人都沒有放過——他們『抄襲』了美國的PLC,可是並沒有滿足於『抄』這最低級的一步,自己不斷投入資金和技術,精進PLC的設計和工藝。到現在,西門子已經成為雄霸全球PLC市場的巨頭。

 

西門子的Simatic S7-300,在自動化的工廠內,隨手打開一個電箱,十個有九個都見到此PLC的身影(WikiCommons: Ulli1105, CC BY-SA 2.5)
西門子的Simatic S7-300,在自動化的工廠內,隨手打開一個電箱,十個有九個都見到此PLC的身影(WikiCommons: Ulli1105, CC BY-SA 2.5)

 

其實仿製,在任何行業都有,『天下文章一大抄』。抄,不值得歌頌,但也不是十惡不赦的大罪名。老實講,大家用的軟件,尤其是手機的App,現在很多新功能,也是抄來抄去,要比拼的,不單單是『主意』,有時候也是『執行力』,『應用』,『再革新』。老闆在調查的時候也強調,人家抄襲,無可避免,公司有好幾個產品,都是根據日本的機器的原型來設計的。幾十年前,當時公司還是代理商,負責代理日本出產的機器,可是歐洲人和日本人對機器的要求不同,市場對處理蔬果的機器,有很大需求,源自日本的機器,卻無法滿足歐洲顧客的需要,所以當時的老闆就決定根據德國和歐洲市場,基於日本機器的運作原理,再做新的研發和精進,例如把鋁造的產品全部改成鋼造的。幾十年不停步,一路革新,才可以躋身國際舞台。

 

一次,你可以抄,兩次,你也可以抄,可是抄完過後,不能滿足於抄襲的成功。到第三次,人家已經拋離你九條街,車尾燈也看不到,這個時候,我把機器送給你,讓你帶回家慢慢欣賞,你一對一也造不出來。工業,不單是物理上的設計,還有對所處理的產品的認識,設計上某些特殊的保留,組裝機器的工藝,所屬的軟件和售後服務等等等等,一環扣一環。如果講中國工業要『超英趕美』,單單靠第一點和價格上的優勢,絕對沒有成功的可能。

 

老闆這個時候又講了一個故事:早幾年,一部機器設計完成,推出市場之後,在內地,幾個月內就出現了仿製品,時間之短,十分驚人。這種抄襲的模式,當時甚至已經發展成一個行業:快速抄襲外國公司的產品,用最快的速度售出一批複製品,在機器損毀之前,公司就會消失。同一個財團,會不斷地進行這個操作。這些財團,猶如『工業界獵人』,嚟一水食一水。

其中一家公司,明刀明槍抄襲我們的設計之後,在一個我們也有參與的展覽上就已經夠膽公開介紹,大賣廣告。他們暗地裡甚至覺得十分驕傲,能夠在如此短時間內,仿製一部機器,而且價錢只是原來機器的三分之一,他們確信這是一種成就。

 

聰明反被聰明誤是也。

 

這些只靠抄襲和賤價謀財的公司,為了快速搶攻低價市場,設計和用料,都會加上中國式的『創新精神』。這部被抄襲的機器,其實是利用離心力來快速乾菜,設計有點像一部洗衣機。機器入面的馬達,高速運轉,對整個機器的物理強度有很大的要求,可是仿製品為求壓低價錢,竟然將很多需要焊接的地方,用玻璃膠粘起來就算數!有客戶貪小便宜,買了一部機器回去用,結果是『一日冚包散』!

首先,機器原來在運輸的時候,包裝得不太好,跌跌撞撞,已經有一點『內傷』。一開始運作,各個部分還能勉強Hold住,開動起來,有板有眼。

 

中國的會爆炸!(網絡截圖)
中國的會爆炸!(網絡截圖)

 

成龍大哥講的,始終都要發生:中國的會爆炸!這部機器,在第一日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長期運作,就已經出事:整部機器在運轉的時候突然解體,全機『散曬』!老闆有沒有誇張,我不知道,但對物理有少許認識的,可以估計到後果。馬達在高速轉動的時候,離心力太大,四面的鋼板和接合點,抵受不住強烈的震蕩和壓力,裂成四塊,向東南西北四個方激射而出,剩下的馬達和鋼架就像一隻陀螺,在原地如霹靂舞者般急轉,令桶內的沙律和零散的金屬零件向所有方飛散,整個房間充滿著漫天的西生菜葉和耀眼的金屬碎片,用藝術角度這樣想,這個畫面其實浪漫到不行…比起什麼日本櫻花更加唯美!

 

櫻花很美,可是西生菜葉也不錯(Flickr:Yoshikazu TAKADA)
櫻花很美,可是西生菜葉也不錯(Flickr:Yoshikazu TAKADA)

 

幸好意外發生之時,機器發出隆隆響聲,工人們心知不妙,及時走避,不致受傷,但之後我老闆講,意外消息傳出之後,這個顧客之後也覺得十分尷尬,『背叛』了我們,買了這些平價的次貨,最後死死氣都是要買我們的產品。你想想,清理這麼一個房間(不是一個普通的房間,而是符合衛生條件的冷凍房),又要停產,他們費了多少時間和人力呀!所謂贏粒糖,輸間廠,又一絕佳例子。

 

工人逃生示意圖(網絡圖片)
工人逃生示意圖(網絡圖片)

 

我分享這些故事,肯定有人跳出來說:『你是外行人,不知道國內現在的工業何其發達』,『只是片面之詞,你怎麼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啦』,『凡事有個過程,不能一下子就將中國跟世界第一比較』…隨便你怎麼說,中興就是一個例證,足夠塞住你把口。

 

我今天還看到中國的工程院院士說,微軟故意給中國人用盜版,就是要壓制中國人研發作業系統的技術…聽到這些新聞,我就知道,中國工程界,看形勢,恐怕到我已經不再是工程師的一日,還是沒有什麼希望。

 

你們還是回去多看幾次『厲害了我的國』壓壓驚吧。

 

0 Kommentare

【長文慎入】那夜,我在阿爾薩斯被一班番邦女子強吻

 

這兩天看見網上報導,有線新聞的女記者在報導七人欖球賽的時候,被在場的外國球迷強吻。

 

各人反應各有不同,有人認為應該『一笑置之』,有人認為罪屬『性侵犯』。

 

面對這樣的情況,你可否一笑置之?(有線新聞截圖)
面對這樣的情況,你可否一笑置之?(有線新聞截圖)

 

吻,是一個親密的行為,就算是面頰,其實也可能會導致被吻的人感到被侵犯,而且記者正在進行自己的工作,報導中途被吻,你叫人如何反應呢?所以又要先利申:我認為兩位球迷行為並不恰當。

 

也有人說『外國人,嘉年華,就係咁熱情咖啦』。不要誤會,我不想為這兩位外國球迷的不當行為開脫:但是外國人的確跟香港人不同。

 

在這裡我想講一講一個早陣子發生的故事:我一夜之間被二十個番邦女子『強吻』。

 

說來話長。

 

話說小弟現在於一間德國食品科技公司,擔任開發新項目的工作,接手的項目未算特別多,但有處理過牛油果,不同種類的生菜,甚至山竹等等的食品。還有香蕉。

 

是的,我有一段時間返工要『玩蕉』。

 

但是此蕉不同彼蕉,我們所講的蕉,是『煮食用香蕉』Cooking banana,或者叫做Plantains,德文又叫Kochbanane。這種蕉,大小比一般的香蕉大很多,呈綠色,買回家之後也不會等它變黃才吃。因為此蕉根本不可生吃,我好奇心重,試過,其味道極草生,質地硬得不行,但是經過煎煮之後,富含澱粉質的果肉,散發出一種薯仔般的香氣,滲透出一絲的果香,味道甘甜,是很多非洲人的主食,而市面上也有很多Plantains薯片。但是由於此蕉的皮很硬,而且香蕉如人,隻隻不同,所以一定要用人手處理。

 

Plantains的外觀 ,下面是普通的香蕉(WikiCommons: Rhododendrites)
Plantains的外觀 ,下面是普通的香蕉(WikiCommons: Rhododendrites)

 

上年,公司收到阿果的求職信,他是法國人,正修讀商業及工程學位,希望可以成為公司的實習生。那時候我們正討論香蕉項目,老闆決定就由阿果負責處理這個仍然處於未知狀態的項目,研究一下處理香蕉自動化的可行性。同一時間,我的德國朋友阿本正在尋找機會寫論文,以完成碩士學位。在我的引薦之下,阿本也成為了實習生,跟我一起接手牛油果項目。

 

由於我在公司是唯一一個負責研發新產品的員工,自然而然,研究新技術的阿果,凡事都會走來問我,而阿本本身就是我的朋友,有關公司的問題,第一個會問的人,也自然是我。其他人看來,我好像化身了『研發部部門主管』,帶領兩位『新人』。其他人,包括大老闆,甚至為我們出了一個別號:『青年研究幫』。

 

在半年時間內,『青年研究幫』建立了一定的默契和友誼。下面是一個好笑的插曲:

 

有一次開會,幾個同事,一起討論一些處理香蕉的可能性。

會議途中,我突然之間笑了起來,一發不可收拾。同事們都覺得好奇怪。

 

『你笑什麼呢?』充滿疑惑的阿果用他帶有法國口音的英文問我。

 

我解釋:『我是感到無比的歡樂!』

 

阿本:『開會開到一半,有什麼歡樂?你找到了一個驚天大主意麼?』

 

『不,不,』我還在笑,氣還沒有接過來,只好揮揮雙手『我很確定,我找到了我的夢幻職業。』

 

到老闆好奇:『首先恭喜你,作為你老闆我都十分欣喜,不過請再解釋…』

 

我抹去眼中因為失笑而流出的眼淚:這個世界上有什麼工作如此夢幻,會講『這裡我們有一個難題,因為香蕉是彎的』?

 

剛才大家都聚精會神,認真談論處理香蕉的方法,有一個主意大概是用一把環形的刀去批皮,我講了這麼的一句話,腦海中閃了一閃,抽離了一下,想,什麼樣的瘋子會把香蕉的彎度當成世紀難題呀!

 

這回到他們爆笑了。

 

這句句子從此成為我們的Pick up line,『We´ve a problem because the banana is curved!』

 

其中一個研究的部分,是如何辨認香蕉…我確實是要分析香蕉的彎度的。(來源:www.geogebra.org)
其中一個研究的部分,是如何辨認香蕉…我確實是要分析香蕉的彎度的。(來源:www.geogebra.org)

半年時間很快就過去,雖然我們沒能設計出處理香蕉的機器,但是我們緊密合作過,滋生了幾個十分出色的點子。

 

過後,阿果返回法國繼續學業,而阿本就成功高分完成論文畢業,並且得到公司的Offer,跟我繼續研究牛油果。所以我們在阿果離職之後,仍然保持聯絡,阿果邀請我們到他家中燒烤,我就邀請他們到我家中吃中菜飲功夫茶。

 

繞了一大段路,現在開始入正題。

 

早幾個月,我收到一封由一所法國銀行寄出的電郵,標題是『邀請信』,但是串錯了字,我一開始還以為是詐騙郵件,猶豫要不要打開,這時才猛然記起,阿果的母親,就在這間銀行做財務顧問。

 

原來她想要幫兒子今年的生日,搞一個驚喜派對。

 

略有讀過歷史,都知道阿爾薩斯Alsace(德文:Elsass)的主權交替是如何頻繁——她雖然是法國人,但很多住在阿爾薩斯鄰近德國邊境的法國人,尤其是上一代,都懂得一點點德語;而且阿爾薩斯的方言Elsässisch,其實就是德語跟法語的一個奇怪混合體。

 

科爾馬Colmar,一個位於阿爾薩斯,風光明媚的小鎮
科爾馬Colmar,一個位於阿爾薩斯,風光明媚的小鎮

 

這就是她可以用德文寫電郵,卻偶爾會寫錯字的緣故。不過溝通就是要對方明白,難得她肯寫德文,寫錯幾隻字又如何。

 

反正過去法國,車程不過半小時,我跟阿本都可以應邀過去。

 

當日,我跟阿本及早出發,生怕遲到會壞了他們的神秘計劃。結果,除了負責組織派對的一兩位家人,我們是首兩個到達的受邀者…我們似乎又印證了一個典型:德國人確然十分守時。

 

隨著時間漸漸推移,各位嘆慢板的親朋戚友也陸續到達。

 

被『連續強吻』的『慘案』,終於展開序幕!

 

法國人見面,是會行吻禮Faire la bise的(又稱貼面禮)。這個傳統,還沒來德國之前,也聽說過,電視都有得睇。而我來了德國不久,過去斯特拉斯堡逛,也可以親眼看見很多法國人碰面的時候,也行這種見面禮。

但,我以前真的不知道,原來是完全不認識的人也好,在這種場合,第一次見面也會行這種禮。上網翻查,很多人說不熟悉的人之間不行貼面禮,顯然這種講法不正確!

 

默姨跟法國人,也會行吻禮的...你知道他是誰嗎?(新聞網站截圖)
默姨跟法國人,也會行吻禮的...你知道他是誰嗎?(新聞網站截圖)

 

知道是一回事,到自己要行這種禮的時候,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第一個女生走過來的時候,我完全沒有醒過來,突然一個相貌姣好的番邦女子要親你面頰,如何反應?拒絕的話,太odd了,不行,所以我決定要『迎難而上』!問題來了…

 

首先,據說不同地區,貼面禮先吻左邊還是右邊,是有講究的。我一開始,就有『窄路對頭人問題』:走在窄路上的行人,不知道自己應該向左走還是向右走,結果雙方好像籃球員,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封殺』對方的幾次『突破』,左左右右,才有機會跟對方擦身而過。因為不知左右,導致有幾次近乎『嘴對嘴』的尷尬場面。

 

不知左右,就會產生『嘴對嘴』的危險!(《唐伯虎點秋香》截圖)
不知左右,就會產生『嘴對嘴』的危險!(《唐伯虎點秋香》截圖)

 

最後我堅持先把頭往左邊傾,對方看見了,就自然先吻我右邊的臉頰,終於解決了第一個問題。

 

答案:原來維基百科有『吻禮左右地圖』...WikiCommons: MorganMauriceFR
答案:原來維基百科有『吻禮左右地圖』...WikiCommons: MorganMauriceFR

 

可惜,第二個問題隨之而來:觸碰臉頰的次數,是多少呢?原來又有地區性的講究…有些是兩次,有些是三次,甚至有四次,憑我殘餘的記憶,我估計要不是兩次,就是三次,到人家真的要吻過來的時候,我什麼時候要停呢?吻了兩次以後,我的頭就懸在空中,不知道要不要再轉過去讓她再吻一次…又是一個十分尷尬的場面。

 

兩次還是三次?不知道,就這樣等一等吧...(《唐伯虎點秋香》電影截圖)
兩次還是三次?不知道,就這樣等一等吧...(《唐伯虎點秋香》電影截圖)

 

阿果的親戚朋友眾多,當中自然有不少的女生,而所有人走入來的時候,都會行吻禮,同時自報姓名,所以我跟阿本,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陌生的法國女生『親』了不下二十次。

 

有『左右』的研究,自然也有『次數』的研究啦!(WikiCommons: Morgan Maurice)
有『左右』的研究,自然也有『次數』的研究啦!(WikiCommons: Morgan Maurice)

 

雖說碰面不是真的親下去,但有時候有些女生,頭部會微微向中間傾側,所以有時候直頭是嘴角碰嘴角,阿本之後跟我說,他雖然是德國人,從小就住在萊茵河邊,望過河就是法國,但他不會講法語,以前也沒有法國朋友,所以剛才都感到十分不自在。

 

我心想,法國人『碰面』,真是名副其實到不行。

 

除了被『強吻』的經歷,當晚我都體驗到法國人搞聚會和派對的時候,的確比德國人更加開放。德國人飲醉酒,其實也可以很瘋狂,但瘋狂也好,多數是跟相熟的朋友胡混,對於不熟悉的陌生人,醉了也未必太過熱情。原本法國人是不喜歡講英文的,但當晚有好幾個法國人飲醉了,用他們僅有的英文和德文水平,盡力跟我們交流。我跟阿本都被他們逗樂了。

 

DJ還特意點了幾首德國的熱歌,讓我們兩個德國人(其實是一個德國人,一個講德文的香港人啦)也可以跟他們一起跳舞。看見阿果跟母親大人在跳舞的時候扭成一團,『眉來眼去』,人人都爆笑。不但如此,不相熟的男生女生看見你在場邊獨個兒食花生,也會拉你進去,半推半就,也要一起跟他們牽手貼身一起跳。回想起兩年前自己結婚的時候,我都沒有跳得那麼起勁…法國人果然厲害。

 

攝圖之時,場內播起的歌,又是Atemlos,Helena姐真厲害
攝圖之時,場內播起的歌,又是Atemlos,Helena姐真厲害

 

歡樂時光,眨眼就過去了,是時候離開。禮貌關係,一定要跟阿果和他母親道別,還有跟幾個剛才聊得起勁的法國人講再見——對,連道別也要多親一次,不過剛才已經經過多次『練習』,功多藝熟,再也沒有覺得尷尬,甚至自然地學會行碰面禮的時候,要把一隻手放到對方的肩上。

 

我跟阿本在踏出會所的一刻,耳邊還鳴著剛才強勁的音樂,臉上還有碰面時女生搽的香水的氣味。我們都嘆了一聲,『長知識了』。相隔一條萊茵河,見面打招呼的方法就已經如此不同…

 

回家時,我跟阿本都有了共識:以後阿果搞派對,我們都一定要出席!

 

0 Kommentare

德國姓氏趣談 - 羊屁股先生與Fucker小姐

領事館談姓

領事館早幾天分享了一篇文章,講解德國姓氏嘅起源,趣味十足。

網址上面有講幾個姓氏,代表職業之餘,背後都有動詞起源:

  • Becker - backen - 焗麵包
  • Schneider - schneiden - 剪(布)
  • Mauer - mauern - 起墻

還有人的外觀,家族發源地等等,有興趣大家可以參考領事館推介的網站。

 

『馮德萊茵』的起源

有網友提出一個問題:國防部長Ursula von der Leyen的姓,來源為何?

原來德國有一些姓氏,有所謂的『貴族稱號』Adelsprädikat,代表家族成員出身於貴族。

翻查維基百科,以前中世紀德國貴族,為代表自己家族族群同現居地,會嚴格用von同zu表示自己稱呼。例如會講von Weißstein zu Schwarzfels 『白石族黑岩城』。所以德國人有些姓氏前面有von的話,通常代表他們古時的家庭出身名門望族。

而國防部長的姓,原來是來自Koblenz科布倫茨的一個貴族城堡名稱為Leyen,所以所有來自Leyen的後世,都有von der Leyen『來自Leyen』的姓。

 

位於Koblenz 科布倫茨的 Schloss von der Leyen 馮德萊恩城堡
位於Koblenz 科布倫茨的 Schloss von der Leyen 馮德萊恩城堡

瘋狂的姓氏

除職業姓氏,貴族姓氏之外,德國還有一些瘋狂的姓氏

 

記得有好幾年前,我和內人還在讀書的時候,見到她收到學校IT部的電郵,電郵寄件者姓氏叫Lammarsch…我不知道要怎麼拆這個字,但正常人都會看見Lamm-arsch,即是『羊屎忽』的意思…我真心覺得這位朋友十分慘情。

 

Lamm都是德文的姓氏,但是Lammarsch...也是
Lamm都是德文的姓氏,但是Lammarsch...也是

 

還有一個朋友,她本身姓Obst,就是『水果』的意思。早陣子她交了一個男朋友,大家都問他叫什麼名字,講了之後,所有人都話:你必定要嫁給這個男人!原因是他的男朋友姓Bäumle,-le這個尾,在南德代表『迷你化』,語言學上叫『指小』,好像廣東話的『仔』…

所以『樹』德文叫Baum,『樹仔』就叫Bäumle,結婚之後,德國人可以選擇配複姓,就可以變成『水果樹仔』Obst-Bäumle啦!就是為了這個組合,都已經值得結婚啦!

 

『查家宅』的網站

還有一個十分有趣的網站,可以找出德國姓氏的分佈,雖然資料不是十分新,但是已經有足夠的參考價值。在網站可以打入任意一個姓氏,就會顯示這個姓氏的地理分佈和密度,從中可以看見姓氏的來源和聚集地。

德國人喜歡喝啤酒,有人甚至姓『啤酒』Bier!來源好像是Saarland,這個家族,對啤酒的喜愛必定超乎想像!

 

姓Bier的德國人口分佈
姓Bier的德國人口分佈

 

早陣子參加旅行團而被北韓扣留一年之後去世的美國學生Otto Warmbier的姓,其實也是德文的姓,意思是『暖啤酒』…暖的啤酒,沒有人喜歡喝,不知道為什麼德國人會起這樣的一個姓!

 

Otto Warmbier (來源:Karl-Ludwig Poggemann)
Otto Warmbier (來源:Karl-Ludwig Poggemann)

婚後身份危機:『Beta』的麻煩

講起德國的姓,很多香港太太都『耍手擰頭』。香港人在德國的Facebook群組當中,有不少想冠夫姓的太太求救。

原因是老公的姓氏有ß,例如姓『白』Weiß,ß這個字母不是希臘字母Beta,而是叫做Eszett,另外一個寫法,可以寫成ss。比如說瑞士德語就沒有ß,寫街道名稱的時候,標準德語是Straße,在瑞士則會寫成Strasse。

改成夫姓的話,回港就有問題…香港身份證和護照應否改名?香港身份證可以出『激烈的海膽』『屠龍麥粒花』,但是ß是出不到的。如果寫成ss的話,在德國又會碰上麻煩,因為ss和ß在德國是有分別的。

同理,如果伴侶的姓名有äöü這些變音字母,改名都會十分麻煩。

可行解決方法?不要跟伴侶的姓,或者叫你的德國伴侶跟你的姓吧!在德國,現在很多男人都會跟老婆的姓,沒有什麼大不了。

 

德文的Fuck, Fucking, Fucker ... 是姓氏!

更加刺激的,一定是姓Fuck,Fucker和Fucking。

 

大家可能都聽過,奧地利有Fucking『富金』村。最麻煩的是,路牌經常被偷…這個字,讀法要根據德文來讀,是『福傾』,這個不是英文字!想想,如果結婚之後又玩複姓,理論上可以出現Fucking-Fucker般的夢幻組合!

 

我以為姓Fuck人士會在東南德近奧地利的地方出現,原來是在德國近荷蘭地區出現。

 

姓Fuck人士分佈
姓Fuck人士分佈

姓Fucker的人比較分散,柏林人多,什麼姓的人,通常都有一兩個。

姓Fucker人士分佈
姓Fucker人士分佈

沿用地名,當然也可以做一個姓。在德國Düsseldorf附近,看來住了一個Fucking Family…

Fucking只在一個地方出現,人數是七到九人,應該是一個Fucking Family
Fucking只在一個地方出現,人數是七到九人,應該是一個Fucking Family

意想不到的是,原來德國都有人姓石Shek的 - 最少估計都有五個!不過仍然是比Fucking罕有。

 

你還有什麼有關德國姓氏的趣聞?歡迎分享

0 Kommentare

【德國消防煙帽隊之旅】體能要求

完成訓練的合照!猜一下我是左邊的人還是右邊的人呢?
完成訓練的合照!猜一下我是左邊的人還是右邊的人呢?

 

去年四月,完成了奧芬堡的消防員基本培訓,就已經獲發傳呼機了,隨時在有需要的時候出動。

 

一整年過去,我有沒有出動過?當然有啦!而且次數不少。我還記得我第一日收到傳呼機,當日就已經響過兩次!雖說奧芬堡並不是一個大城市,但是相比附近的小村落,奧芬堡簡直就是整個地區的中心點。我的同事,住在鄰近一個村落的深山內,同期跟我上培訓,他說他的傳呼機只響過一次…高峰時期,我一天就已經響過三次了。

 

我的消防傳呼機...外形,跟以前的傳呼機一模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
我的消防傳呼機...外形,跟以前的傳呼機一模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

 

有趣的出車經歷,一路都很想寫下來,可惜沒有閒下來寫的機會。新一年年頭,終於成功完成了煙帽隊的訓練。一鼓作氣,必須要寫一寫這個有趣的經歷。

 

雖然說我在去年四月已經成功完成消防員的基本培訓,但是基本培訓並不包括進入火場的方法,所以做了一整年的消防員,其實都沒有入過火場,確實是弱爆…

 

凡是有火焰的地方,都有可能產生有毒氣體,而保護消防員的唯一方法是帶上俗稱『煙帽』的呼吸器。成為煙帽隊隊員的要求,比普通消防員要高,所以需要另外的培訓。

 

煙帽的一個重要部分,當然就是氣樽,上面寫著 Atemluft - 就是『呼吸用空氣』
煙帽的一個重要部分,當然就是氣樽,上面寫著 Atemluft - 就是『呼吸用空氣』

 

本來去年十月已經有一個參加培訓的機會,可惜當時放假回港,未能參加。今年年頭又有一個培訓的機會,而且公司又會放有薪假,當然機不可失啦…

 

原來,德國的消防法規,規定政府有權向該地區的公司『要人』,義工消防員被征召的話,理論上公司一定要批准,但政府會補償培訓期間的薪金。不過,我一早就已經講明自己的培訓計劃,而老闆亦十分鼓勵員工參加回饋社會的活動,去年進行基本培訓的時候,放假的時間近乎兩個星期,老闆亦照樣大力支持。既然如此,何樂而不爲呢!

 

在香港,想做消防員,要求十分嚴格。翻查消防局的網站,消防員的入職體格要求,我相信自己一個都達不到。光是引體上升,以我的體重和臂力,是一下都做不到…

 

香港消防處網頁截圖
香港消防處網頁截圖

 

在德國,全職消防員亦不容易考上,相比香港,要報考德國消防員,要有手工行業Handwerker的教育背景,這個是一個德國的傳統。德國歷史上第一隊『消防員』就是由村内所有的Handwerker工人組成的,所以不是Handwerker出身的人,不可以做全職消防員…有一個在消防局的朋友,做了義工消防員多年,有考慮過轉成全職,可惜他不是Handwerker出身,除非他重新讀書,否則表現如何出色都無機會加入職業團隊。

 

1883年一隊義工消防員的合照
1883年一隊義工消防員的合照

題外話:看看1883年德國Frankenfels義工消防員合照…他們圍繞著東西的是什麼呢?是一輛消防泵車!左右兩邊的桿子,要用人手推拉,才可以在附近的消防水池中取水!時至今日,很多德國消防隊的標誌,都有一個車輪在上面,起源於此。

 

德國對全職消防員的體能要求,亦不比香港輕鬆。比較一下香港消防和德國消防的體格要求測試,我發現很有趣:香港消防入職的體能測試有很多『硬指標』,就是最後的模擬測試,方才有一些『實際』的考驗,比如從消防車中取出工具,跑上三層樓高。

 

香港消防處的網站,有齊所有測試的影片,想報考的朋友,想要了解考試要求,十分容易
香港消防處的網站,有齊所有測試的影片,想報考的朋友,想要了解考試要求,十分容易

 

硬性指標部分跟香港消防的條件相似,比如是長跑和短跑,掌上壓,但是有幾個特別的地方:引體上升不需要向上向下移動,吊夠三次,每次三十秒便可。而另外亦有手臂前臂的力量測試,這個香港消防沒有考,不過我自己短淺的出車經驗告訴我,前臂肌肉的耐力,是實際上最常被使用的體能…

 

德國消防員入職體能測試 (取自http://www.feuerwehr-luedenscheid.de/ 網站資料)
德國消防員入職體能測試 (取自http://www.feuerwehr-luedenscheid.de/ 網站資料)

 

德國消防要求硬性指標之餘,也有幾個綜合性的測試,有一點想小學生體育課的遊戲——不過用成人的指標來玩。

 

比如這個所謂CKCU的測試,好像是做掌上壓的姿勢,但是要用左手去接觸右手的外側,再緊接用右手去接觸左手的外側…聽起來好像不太難,但要求是十五秒內要做到最少二十三次!速度,臂力,腰力,平衡,缺一不可…就算我想,看來這生人都不會有能力成為一個職業消防員了啦…

 

 

下一次講煙帽隊的入職要求。

0 Kommentare

全民DSE?總之係想免費考DSE德文的你,請入

"

朋友 ,

其實你不妨將你想免費考DSE德文既事

分享俾咁多位巴打聽

咁樣一直俾人鼓吹 ,

我諗你就算德文水平再低 , 都會想考吧

 

有好多人係剛剛學德文既時候

會因為德文差,受到嚴重既挫敗 , 或者屈辱

而變得極度自卑 , 繼而僧恨自己 , 逃避現實

 

係呢個時候 , 免費德文考試就往往成為佢地既安樂窩

由於佢地自卑 , 繼而令佢地唔肯面對世界

因此佢地會以為DSE德文真係一個

唔駛錢有得考 , 自己考成點都唔會有人知既地方

 

只不過 , 佢地完全唔知道

係呢一個DSE嘅考場內

就算你可以屈機所有考生

但係你既德文,語言能力 ,

永遠都唔會因為你考完呢個免費嘅試 , 而得到認可

(btw , 你Writing可以寫既野 , 都未必少得太可憐喇:-( )

 

無端端考試而帶來心靈上既空虛

唔係好受架

所以

試下面對自己 , 面對現實啦

你仲可以返轉頭架 , AS8683:)

起碼大家都用緊一個你睇唔順眼既角度關心緊你丫 , 係咪?;-) 

"

財政預算案唔肯派錢,但係有幾個大膽嘅動作。一,送一萬海洋公園門票,近乎係倒錢落海,我真心覺得無謂…另外一個『優惠』,就係豁免2019年DSE嘅考試費。

 

一早就應該啦,X!

 

唔單止要豁免2019年嘅考試費,更加應該將呢個政策恒常化,所有在學,適齡,要考DSE嘅香港學生,考試都唔應該俾一毫子出嚟,呢個係教育政策嘅一部分,你有十二年免費教育,嗰少少嘅考試費,你唔當成教育支出?再去得遠啲,而且應該將所有Past Paper同Marking Scheme嘅版權完全公開,唔需要話你影印少少卷嚟操都要犯個靚法。

 

其實,考評局運作上嘅目標,根本就唔應該係為咗盈利。我以前考CE同AL,要畀幾千蚊出嚟,真係好肉痛。啲考試已經折磨到你要生要死,仲要我磅水,所謂貼錢買難受,所言非虛,考嘅時候都考得唔係太順氣。

 

唔好意思,小弟唔係太想做時事評論員,返返入個正題先…我見到呢個消息之後,即刻發現Facebook充滿住『全民DSE』嘅Post,而亦都見到有朋友話要去考德文,因為免費喎。

 

我心諗,果然係香港人,一講話免費,唔理三七二十一,攞咗先。

 

喂,你仲考唔夠?我感覺經歷過香港教育制度壓逼嘅人,好有可能患上咗程度唔低嘅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或者直接係有被虐傾向…老實講,唔係有需要的話,無端端做乜走去考試?時間就是金錢,唔係話你唔可以去考,但係免費唔免費,唔應該係你決定考唔考嘅原因。你話我似陶傑,崇洋都好,大部分德國人都唔會咁得閑同你去計呢啲婆乸數,正所謂贏粒糖輸間廠,我懷疑德國點解咁多廠,香港咁少,個原因就係俾呢啲香港人敗曬…

 

話雖如此,我都好好奇——會考高考DSE一路都有德文考呢個事實,我一早就知道,但係真係無特登走去睇下佢份卷到底係點嘅樣。

 

如果我去考的話,成績會點?——其實我無興趣知道,不過教得德文耐,依家有幾個學生都有去考唔同程度嘅德文考試,例如歌德嘅分級試,A1到B2,或者係TestDaF都有。我自己依家無『考試衝刺班』,啲學生想考試的話,我都係自己睇下份卷,幫佢分析下,講解下點答題;而TestDaF自己考過,所以真係會分享一下自己嘅經驗。但係始終都未有實際嘅系統,自己都諗緊點樣可以有條理地喺考試之前幫啲學生準備一下,始終考試都係一個關口,有人幫忙,點都一定會輕鬆啲。

 

所以我自然對於所有德文考試嘅考核模式,難度,試題形式會有興趣,當係持續進修啦。

 

我對於『免費攞咗先』呢個做法唔係十分之理解,但係你考慮得考DSE德文,本身嘅德文水平一定唔會差(劇透:依家已經可以同你講定,你無B1,入去考真係純粹浪費人生寶貴嘅光陰),而準備考試嘅過程,都一定係促進自己學習德文嘅機會,而呢樣嘢,不管你嘅動機如何,我都一定鼓勵嘅。

 

我喺度想俾一個框架大家,假如大家真係想考DSE德文,有咩應該知道。

考試起源

如果你去考評局個網站查詢一下德文考試嘅Syllabus,你會發現原來係Cambridge International AS&A Level嘅課程大綱。德文都有AS同AL嘅分別,其實考試形式近乎一樣,只不過AL多咗一份卷,係Component 4,要睇指定嘅Reading Material然後再答問題——C2寫作都有呢個Option,不過真係好Hardcore,我自己買咗指定嘅小說嚟睇,好惡頂,所以好早就放棄咗做Reading嘅寫作題。不過,DSE德文係AS程度,所以第四分卷大家唔需要考。老實講,你叫我去考,我一定考到,不過準備嘅時間會又長又痛苦,所以呢度可以鬆一口氣先。

 

所以,DSE德文只不過係披著DSE皮的AS German狼。由現在起,大家都可以用Cambridge International 嘅8683去辨認呢個考試。

知道咗呢個事實之後,要了解呢個考試就容易得多啦。

認授性

其中一個我唔鼓勵大家抱住『免費九考(免費的話考九次都無妨)』嘅心態去考嘅原因,係呢個考試嘅認授性。講歐洲語言,大家都知道最權威嘅係CEFR個框架,而我喺網上遍尋劍橋AL同CEFR嘅轉換,都搵唔到相關嘅結果,有一個網站有作出一個比較:

 

CEFR Level

Cambridge General English Exams

Languages

Ladder

National

Curriculum

(England)

National Exams (England)

Guided

Learning Hours

A1

Breakthrough

 

1-3

Breakthrough 

1-3

NQF Entry Level 1-3

Approx 90-100 hours

A2

Waystage

Key English Test (KET)

4-6

Preliminary

4-6

Foundation GCSE

Approx 180-200 hours

B1

Threshold

Preliminary English Test (PET)

7-9

Intermediate

7-8 & EP*

Higher GCSE

Approx 350-400 hours

B2

Vantage

First Certificate in English (FCE)

10-12

Advanced

 

AS / A / AEA Level

Approx 500-600 hours

C1

Proficiency

Certificate in Advanced English (CAE)

13

Proficiency

 

University Degree Level and above

Approx 700-800 hours

C2

Mastery

Certificate of Proficiency in English (CPE)

14

Mastery

 

University Degree Level and above

Approx 1000-1200 hours

資料來源:http://www.ict4lt.org/en/en_mod4-1.htm#cef

 

但係呢個計算方法係根據英文嚟做,而且唔係一個官方嘅換算表,所以只能夠做一個參考。

就咁睇,似係B2嘅水平。

不過,A Level個原意都唔係用嚟判斷你嘅語言水平,重要嘅係你考試及格,得到一個資歷Qualification,可以用嚟報大學等等。CEFR係一個設計課程同評價語言水平嘅框架Framework,等大家可以用一個比較客觀嘅描述去將學生分成唔同嘅語言等級,所以目的有少少唔同。

 

重點係:如果你考完之後,CEFR轉換唔到的話,呢個考試考完你用嚟做乜?

考試時間

原來以前一年有兩個檔期,依家得一個,如果根據返2017同2018年嘅時間表去推算,2019年考試時間應該會係喺今年2018年十月中到十月尾之間。成績會喺2019年一月尾出。

屈指一算,如果要準備的話,仲有大半年。

考試模式

參考返考評局嘅Review,呢個Presentation好清楚咁列出咗考試嘅模式。

睇返劍橋個8683嘅Syllabus,其實會更加詳細。呢個考試有三分卷:

 

單元

Component 1

Component 2

Component 3

主題

說話

閱讀,寫作

議論文

時間

20分鐘

1小時45分鐘

1小時30分鐘

分數比重

30%

50%

20%

滿分

60

70

40

內容

演講 20

主題對話 40

日常對話 40

段落一 30

段落二 20

綜合性回應 20

議論文(250400) 40

 

我認為考試有以下特點...

詳細嘅考試要求,可以喺Syllabus度睇到,我自己無咁多心機睇曬,不過有幾個重點:

 

  • 說話部分,演講要預先準備,其實唔難,因為題目自選,可以喺屋企練到爛熟,但係佔嘅分數唔多。
  • 對話有分討論同吹水,有啲似我考C2嗰時個形式,不過當時係先吹水,後討論。至於考官會問你咩,我喺Syllabus搵唔到,C2就有好清楚嘅要求…不過我估計呢個水平唔會講講下問『你認為英雄主義喺現代社會是好是壞』呢類嘅題目掛…無錯,我C2嘅時候係搵咗呢條題目嚟講…嗰下真係諗起浩南哥…吹水的話,都係練多幾次就無問題。
  • Syllabus有好清楚寫到:需要對德國或者其他德語國家嘅現代社會有一定嘅認識。無論係口語或者係寫作,如果你唔展現一下你對德國嘅認識,分數一定唔會高(演講部分直頭分數會扣一半)!而口語都話你要問考官資料同意見,呢下都幾新鮮。
  • Reading嘅題目同深度,我自己感覺係同歌德B2接近,都係從報紙雜誌輯錄一啲科普或者Social Science嘅文章,睇完之後要你做搵答案,改寫句子,簡短答問題,最後要寫少少比較長嘅答案同個人意見,做Reading同時考埋Writing,形式好似DSH…其實我唔鐘意呢種考法,不過係個人喜好咁解。
  •  議論文每年有特定Topic,其實好容易準備,貼題亦都十分容易,2019題目如下:

    1. Human relationships
    2. Law and order
    3. Work and leisure
    4. War and peace
    5. Pollution

綜合難度及歷屆試題

參考一下2017年最新一屆考試嘅試題,再綜合以上嘅資料,自己又睇過一兩份Past Paper,我會覺得呢個8683水平大概係B2左右,考得過C1嘅人,必定可以高分達陣,B2的話考的過的話,就一定及格。

 

最後都係問返你自己啦,準備咁多嘢,搞場大龍鳳,就係考一個無咩認授性嘅免費考試,值唔值呢。

可能你真係諗住『釣勝於魚』,咁我希望呢篇嘢可以幫到你啦。

4 Kommentare

【呼籲】重新啟動抽濕系統!

【呼籲】近日有瀏覽德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的你,不知何故,感覺有異…你有感到失落嗎?有被潮濕的天氣困擾嗎?總之係你,請入。

 

去年,香港駐德國總領事館,利用每週一字,圖文並茂,教會香港人『AA制埋單』,『背囊』,『恭喜』,『坐下』等德文生字,強力抽水抽濕,為廣大網民吹送一陣又一陣的清爽涼風。

 

可惜,每週一字的相簿,在去年十一月十日,再沒有更新,停留在『英雄』一字。領事館的編者,亦曾是大家的『英雄』,今日已經風光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在動態相簿中偶爾出現的『每週一字』。『花』,『生病』等字雖好,但以字論字,相比去年的抽水能力,實在是九牛一毛。

 

有見及此,小弟近期亦有略盡綿力,自發開始『每週一抽』系列接力。可惜小弟所擁有的抽水機,功率太低,難以跟領事館去年開動的機器比較。回應受潮濕天氣困擾的網友,我唯有作出最後努力,公開呼籲領事館協助香港網民對抗潮濕空氣,重新抽水!

 

請大家踴躍留言,令德國駐香港總領事館的工作人員及林文禮總領事先生能夠聽到我們廣大網民的訴求!

尊敬的林文禮領事先生,

 

自從去年八月,您於香港接任香港總領事一職後,我與廣大香港網民均發現, 貴領事館位於金鐘統一中心二十一樓的抽濕及抽水機發生嚴重故障,不但未有如去年年頭般定期開動抽水機器;就算啟動,抽濕能力亦未能達到早前的水平。本人特撰此函,表達對 貴領事館機器的狀態的擔憂。

 

春季將至,香港濕度亦漸漸提升。我僅代表廣大受潮濕天氣困擾的香港網民,轉達誠懇的請求,望 貴領事館能維修並重新啟動抽濕系統,令廣大網民可以定期享受乾燥乾爽的空氣。

 

順致最高的敬意。

 

石賈墨及一眾廣大香港網民 上

 

Sehr geehrter Herr Generalkonsul Dieter Lamlé,

seit Ihrer Übernahme des Amtes als Generalkonsul in Hongkong im August 2017 haben wir, Netzbürgerinnen und Netzbürger aus Hongkong, bemerkt, dass der Entfeuchter und die Wasserpumpe bei Ihnen defekt sind.

 

Sie werden nicht nur im Vergleich zum Frühjahr 2017 deutlich seltener in Betrieb genommen, sondern auch nur mit eingeschränkter Leistung eingeschaltet. Infolgedessen schreibe ich Ihnen diesen Brief, um unsere Sorge um Ihre Gerätschaft zu äußern.

 

Der Frühling kommt bald, womit die Luftfeuchtigkeit in Hongkong auch langsam zunimmt. Hierbei wollte ich, ebenfalls im Auftrag von anderen sorgenvollen Netzbürgerinnen und Netzbürgern aus Hongkong, Ihnen unseren herzlichen Wunsch ausrichten, dass Sie den Entfeuchter und die Wasserpumpe erneut anschalten, damit wir alle gelegentlich das angenehme und luftige Wetter genießen dürften.

 

Mit ausgezeichneter Hochachtung,

Ka-Mak Shek

所謂『德國人歧視亞洲人?』(二) 車票和狗肉

前言:翻看自己拙文的統計資料,除了講有關申請國籍問題的一兩篇文章,其他的文章均沒有引起太大回響。想不到《所謂『德國人歧視亞洲人?』》一文再破例,很多看了第一部分的朋友,都特地問我第二篇什麽時候會出街。期望第二篇會早日發佈的朋友,不好意思,要你們久等了。我自己不是專業博客,寫的東西,一不特意吸引讀者眼球,衹求找到幾個知音人;二不强行交貨,閑時不多之時,幾個月都難再執筆續寫。但是每次有朋友跟我討論文章的内容,或者跟我說有看我的拙文,對他們瞭解德國略有幫助,我都會感到十分欣喜。如果你有看過第一篇,不妨留個言,分享一下你在德國『被歧視』的經歷!

 

 

如果大家在搜尋器中打上『德國 逃票』,『德國 火車 查票』等字眼,上網能夠找到的分享,可以粗略分成幾個類別。

用Google搜尋,可以得出很多有關德國逃票的故事和討論
用Google搜尋,可以得出很多有關德國逃票的故事和討論

 

大家首先討論的,是逃票後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因爲網絡上流傳不少的『逃票故事』,對逃票的後果有不同的演繹,所以大家最想知道的是被抓到後,到底有沒有什麽可怕的結局(簡單罰款了事?還是會留有案底?)。有興趣知道的朋友,可以自己上網搜尋一下,在此不談。

 

再來的就是各種各樣的『被歧視』經歷,很多華人(我用中文搜尋,衹能夠確定作者和回覆的網友均是華人,不能肯定他們是來自内地,還是香港,臺灣,甚至馬來西亞新加坡),有心無心逃票後,被德鐵的查票員抓到,也不管自己的對錯,先說『要不是我中國臉,你會來查我的票?

,更有時搬出最低級的臭蟲論:『我看見的德國人也都逃票!』。

爲什麽網上充斥這些經歷,也很好理解——被查票員抓到,要罰款,覺得冤屈,不得不吐一口氣,最好的排氣口,自然是網上的論壇和社交網絡

 

最後的是真正的『逃票攻略』和『成功經驗分享』,比如有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其實要買票,而且要用驗票機打票,但被查到了,就裝作是剛來德國的外國人,不懂得說德語,也裝成不知道原來買了票要到驗票機去打票的。很多人靠此道成功『省下交通費用』,一方面自覺十分了不起,另一方面也本著『感恩和分享的心』,要跟其他同鄉分享一下。

 

 

我看到這些討論,都會立刻看看其他人的回應:『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到底是否中國人的『生活智慧』?還好,很多帖子下面的評論,都對這種扭曲的價值觀加以批評:就算是無心之失(德鐵的買票系統是複雜的,這點無可否認),被人查到,也衹好自認倒霉,乖乖交罰款,畢竟買票打票的責任,在乘客身上。而大部分人都說,逃票與否,不是犯不犯法的問題,而是誠信問題,更不是金錢上的計算。

 

在古老的售票機前面,很多不熟悉德鐵的外國人或者遊客,都會一頭冒水...
在古老的售票機前面,很多不熟悉德鐵的外國人或者遊客,都會一頭冒水...

 

我在曼海姆讀書的時候,因爲好奇爲什麽有些人會夠膽逃票,做了一個橫跨三年的統計:每次我被查票的時候,都會記錄查票的日期,時間和地點。很多時候,我一個學期被查票的次數,都會少於三次,有整整一個學期,每天上學下課,上百次來回海德堡和曼海姆,連一次查票員都沒有遇上過。『數口精』的朋友,比較一下學期票的價錢(大約一百四十歐元)和逃票的罰款(當時是四十歐元),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數學上,持續逃票,就算偶爾被抓,也比買學期票『划算』。

 

有沒有人做過這個計算,而選擇了一個『比較經濟』的選項?

 

我自己不是一個飽讀詩書的文化青年,不會說什麽禮義廉恥的大道理,不是一個完完全全奉公守法的良民,沒有能力站在道德高地上鞭撻其他人。但是逃票是對是錯這個問題,也沒有那麽複雜,不用回去翻看先賢的經書,也可以簡單回答吧?

 

從網上的討論可見,雖然大部分華人都出於誠信原因,從不逃票,但惡意逃票的害群之馬亦肯定存在。檢查我車票的那位女士,顯然見識過這種無賴,所以一見外國人口面,就想要查票。當然,這種報復性的心態是否正常,自然是另一個話題。

 

但是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她祇檢查我車票的做法,算不算是歧視?

 

 

說到這種『歧視』,一定要講一講另一單時事(其實都是舊聞了):早陣子在網上看見一則新聞報道,一間位於德國萊比錫的T-Shirt印製公司在網上出售一件衣服,上面印有『救一隻狗,吃一個中國人』Save a dog, eat a chinese. 的字樣。不消説,中國駐德大使館當然要出來抗議一下,說這是『辱華』,要求該公司解釋,道歉,『以免傷害兩國人民的感情』。

 

被譴責的設計(截圖:Spreadshirt)
被譴責的設計(截圖:Spreadshirt)

 

一間小小的T-Shirt印製公司,又傷害了中國十三億人民的感情。我有時想,做中國人,時不時都要被人損害一下感情,就是挺累的。

 

你知道我第一時間做什麽?上網找一找這間公司。還好,這個設計到今天都沒有被下架!莫要遲疑,立刻訂了一件回來,支持一下這個富有幽默感的設計師。你不譴責,我也不知道原來有這樣一件T-Shirt,中國大使館這一次幫Spreadshirt賣了廣告,Spreadshirt其實要跟它分成。

 

真實版本,比網上的Demo更有立體感吧!
真實版本,比網上的Demo更有立體感吧!

 

那麽吃狗肉對不對?這個問題雖然不是重點,但是也很有趣。因爲這個吃狗肉的問題,實在太過『深入民心』,幾乎所有對中國認識不太深入而又好奇的德國人,都會問我,到底中國人吃不吃狗肉,他們聽説過是吃的,但是又不太相信。就好像他們看的功夫片多,雖然覺得不可能每個中國人都會打功夫,但就總是覺得我總會一點點功夫一樣)。不過這個誤會其實有不錯的效果…這裏再加一個小插曲:

 

葉問,在德國沒有人認識。但是李小龍和成龍,就家傳戶曉!
葉問,在德國沒有人認識。但是李小龍和成龍,就家傳戶曉!

 

 

還在讀書,在Ludwigshafen住的時候,日光日白走在大街上,有個醉酒佬無故走過來罵我,『你這個日本人,來這裏幹嘛!』越貼越近,感覺他想要動手打我。我站直身子,跟他說:『我不是日本人!』雙手放在胸前,提防他出拳,起碼可以一手推開(他爛醉如泥,連走路都一晃一晃的。真的要打起上來,除非他懂得醉拳,否則我應該不會受傷),他看見了我個子原來不少,又發現我不是日本人,應該是中國人,恐怕我食過夜粥,立馬退後了幾步,一拐一拐的離開…

 

那位醉酒的仁兄,相信亦都沒有學過功夫...(《醉拳》電影截圖)
那位醉酒的仁兄,相信亦都沒有學過功夫...(《醉拳》電影截圖)

 

 

 

 

夜粥我沒有吃過,狗肉也沒有,所以很難評論。但是因爲想講一講吃狗肉是不是歧視的這個問題,特地上網翻查一下,發現很多有趣的資料。

 

我老爸說以前在鄉下的時候,人們也不太會吃牛肉。牛就像是用來輔助耕田的工具,到牛老死的時候,肉都又老又乾,不太好吃。所以以前,牛不是用來吃的。以前在歐洲,狗也是用來牧羊,打獵,歐洲人不太會吃。但是到了饑荒,戰爭,沒有肉吃的時候,也自然不會浪費這個肉類的來源。

 

香港在五十年代原來已經有《貓狗條例》,禁止所有人宰殺貓狗,以作食用。但原來不是英國人比較文明,而是因爲當時瘋狗症個案太多,吃狗肉的衛生風險太高,所以才推出《貓狗條例》,防止瘋狗症傳播。條例入面大部分的段落都已經廢除了,剩下的就是兩段禁止宰殺貓狗和販賣狗肉的段落。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德國原來在1986年才禁止國民吃貓狗的。如果說吃不吃貓狗代表一個地方的人的文明程度,這樣比較,香港原來曾經領先德國幾十年。

 

 

 

五十年代已經立法的《貓狗條例》,明文禁止所有人不可屠宰貓狗。
五十年代已經立法的《貓狗條例》,明文禁止所有人不可屠宰貓狗。

 

而在瑞士,有幾個村落古時有吃狗的習慣,而專家估計,在瑞士仍然有人吃狗。直到今天,在瑞士吃狗仍然不違反任何的法律,背後的論據是『政府沒有權利監控市民的飲食習慣』!這個對我來說真是一個『十個趣』的冷知識。

 

 

重回真正的問題:中國人吃不吃狗肉?吃。玉林每年六月搞的是什麽節日?翻查維基百科,發現《人民日報》提及玉林狗肉節的時候也有講,狗在中國,既是動物伴侶,也是食材,有如物理上的『波粒二象性』。認爲不要將兩個性質對立,要和諧地討論狗的『伴侶\食材二象性』。能夠把吃狗跟波粒二象性作個比喻,如果愛因斯坦和德布羅意在生的話,肯定也會拍案叫絕。

 

德布羅意,其中一個提出波粒二象性的科學家
德布羅意,其中一個提出波粒二象性的科學家

 

人民日報都說要討論狗的二象性,就是承認中國人吃狗的事實。大使館怎麽說人家辱華了?

 

華人在德國逃不逃票?逃。中國人吃不吃狗?吃。抓華人逃票,是不是歧視?說中國人吃狗,又是不是侮辱呢?

 

 

生食唔衛生,煮熟先好食呀!
生食唔衛生,煮熟先好食呀!

 

我自己物理差,不懂波粒二象性,而玉林我都沒去過,不好說。所以還是要講故:

 

去年跟女友結婚,在德國完了婚事之後,父母說我們要回鄉探親,請親朋戚友吃一頓飯,拜一拜祖先。父母的意思,我不反對,唯一擔心的是内子,雖然她對香港瞭如指掌,也去過内地旅行,但是我印象中的鄉下,在文化上跟香港還是有十分大的出入。她畢竟是德國人,能否接受這個巨大的文化衝擊,對我來説是一個未知數。

 

父母之命不敢違,最後還是決定要去。而整個回鄉的過程,從辦簽證到出發前往,趣事多得不得了,足夠寫足十篇八篇外傳…不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一個在七人車上發生的小插曲。

 

話説當時已經是旅途的尾聲,探親的任務完成,一家人坐一輛七人車,準備駕車經深圳回港。出發後不久,七人車正駛入父母家鄉的市中心,突然之間,緊隨七人車後,在馬路旁邊衝出一輛電單車!駕車的大叔,衣著跟『火雲邪神』十分相似,都是背心加拖鞋,粗獷非常。車尾載著一個偌大的四方形物體,我不禁往後看,但因大叔坐在前方,看不清他身後是何物,教我有點擔心,不知會不會是劫車黨,身後放著『揾食架撐』,準備隨時出擊!

 

 

 

電單車慢慢接近,終於跟七人車擦身而過…而即將發生的事,祇能夠用『驚喜』來形容!

 

待續...

【每周一抽】監 der Knast

學德文,睇報紙,見到有人犯罪要判監,多數會見到Gefängnis呢個字。

比如:Der Täter wurde mit Gefängnis verurteilt. 犯人被判監。

 

但係Knast呢個字你又有無聽過?本來呢個字,解『樹枝』,或者『又大又硬嘅麵包』,可能監獄同舊麵包一樣咁『難啃』,所以就引申咗呢個德國人用嘅口語用字,類似廣東話嘅『入冊』。

 

你有無識一啲字,係同一個意思,但係有口語同書面語嘅版本?留言分享下啦!

如果想用廣東話學地道嘅德文的話,歡迎你嚟搵我!

0 Kommentare

Zwiebelkuchen『洋葱餅』製作方法

可惜,大使館已經不喜歡抽水,今期介紹『洋葱餅』Zwiebelkuchen。

 

當中有朋友留言,想要食譜。我上網找到一份簡易食譜,未必最傳統,但勝在夠容易,所以略作翻譯,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試試。

秋天一到,食Zwiebelkuchen,配Neuer Wein,確實一流。

 

麵糰

450 g

麵粉

220 ml

50 g

牛油

大概7g

發粉

少量

少量 

餡料

800 g

洋葱

200 g

烟肉粒

湯匙

湯匙

牛油

鷄蛋

200 ml

奶油或乳油
(德文:Sahne)

250 g

芝士

少量 

少量 

肉豆蔻

少量 

黑椒

製作方法

準備麵糰:

麵粉,發粉,糖,鹽全部加入一個容器,再加入凍水。將已經暖起的軟牛油加入,攪成麵糰。等待三十分鐘,讓麵糰發起。

取一烤盤,撒上麵粉,將麵糰放入,鋪平,包上烤盤邊緣。

 

準備餡料:

鷄蛋,奶油,用攪拌器均匀打好,加入鹽,肉豆蔻及黑椒調味。

 

洋葱去皮,切成條狀。烟肉切成細粒(3mm,德國有粒裝包裝)。取一平底鍋,加小熱,加入油及牛油,倒入洋葱及烟肉粒。慢炒直到所有材料變成金黃色。

 

此時再入鷄蛋奶油混合物,炒至餡料成糰。此時可再試味,如味道不夠,可以再調。

 

餡料倒入烤盤,面上撒上芝士細條,放入已經預熱的烤箱。二百度,烤三十分鐘。即成。

 

Guten Appetit!

0 Komment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