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ith "國際戰線"



【國際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回應練乙錚先生對海外翼的評價(二) 
時事議題 · 20.03.2021
上一篇專欄,我針對練乙錚先生《給海外翼朋友淋六桶冷水》和《社運的獨立戰工群──帶大家浸六道溫泉!》 兩篇文章對作出回應,「倡議無力論」,「流亡組織泡沫論」和「流亡團體道德腐化論」已經探討過, 所以這一篇專欄,就讓我講一講餘下的「三桶冷水」吧。

【國際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回應練乙錚先生對海外翼的評價(一) 
時事議題 · 28.02.2021
本來今個月希望繼續撰文講解移居德國所需要面對的問題,但練乙錚先生〈給海外翼朋友淋六桶冷水〉 和 〈社運的獨立戰工群 — 帶大家浸六道溫泉!〉 兩篇文章對海外港人進行倡議工作的評論十分仔細,讀後有感,希望可以在此作出些少回應。

【德國戰線】三個月之前,我寫咗呢一份筆記畀我自己 
時事議題 · 25.07.2020
其實每一次寫「逸議漫漫」嘅稿畀眾新聞,對於我嚟講都係一個挑戰。 首先,我好享受寫作。以前讀書嘅時候,曾經有段時間真係好想成爲作家,但係我知道寫作係好唔簡單嘅工作,我自己唔係啲咩政治評論員,唔想拋個空嘅書包出嚟,不過又好怕讀者覺得我淨係喺度風花雪月,睇完之後浪費人生。 所以我都好希望喺個人嘅德國生活角度出發之後,都會畀到讀者一啲實在少少嘅得著。做唔做到,我唔知道,但係起碼我會繼續堅持落去。

【德國戰線】出兵呀不如?略論德國反應慢嘅原因 
時事議題 · 15.07.2020
好多香港人睇國際事務,仍然走唔出一啲「人格」定型,經常要用一兩個簡單嘅形容詞同動機,去評價一個國家嘅行動。 例如話,德國就係「奶共」,「人民幣真香」。 首先,現今德國「奶共」係事實,就算我幾鍾意德國都好,都無意幫德國洗白。但係咁唔代表呢個係德國嘅「國格」,唔好用幾個對東方存在幻想嘅德國人去判定成個國家嘅人都係咁(你當然能夠話「東方幻想」係德國人對中國嘅觀感嘅因素之一)。 而香的話,唔係淨係人民幣香的,美金也香,歐盟入面其他國家印出嚟嘅歐元都一樣咁香。

【德國戰線】城堡守衛戰,德國其實都有手足 
時事議題 · 26.06.2020
其實呢,坦白講,自己喺德國做嘅嘢,有幾有用,我唔係唔知。但係有時候人做一樣嘢,唔係淨係睇有無用而做。 投身德國線之後,媒體,記者或者其他學者訪問我,都會問呢個問題:「點解?」標準答案我會講話係「Hilflosigkeit」。 無助。 不過除咗負面嘅情緒會驅動我做嘢之外,更加多嘅係正面嘅情緒。容許我講兩個故仔畀大家聽:

【德國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開展德國戰線(二) 
時事議題 · 08.06.2020
因為中共強推國安法,所以香港的政局又再翻起風雲。這幾個星期,國際間對香港的關注,雖然未有重回去年反送中運動的最高峰,但國際媒體對香港的報導,壓逼感極重,德語媒體也經常用到「終結」(Ende)這個字眼,「攬炒」之勢一發不可收拾。全部媒體都形容港版國安法,如果繞過香港本身已經不完全民主的立法會,以強行加入《基本法》附件的形式在香港推行,這個曾經令世界引以為傲的自由橋頭堡,將會被宣告死亡。

【德國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開展德國戰線(一) 
時事議題 · 10.03.2020
去年在香港爆發的抗爭運動,勇武的抗爭形式, 正式受到香港人的重視。 可是,街頭衝突的烈度上升到一個令人撕心裂肺的境況, 大家就知道,除非踏上「北愛化」此一極端險途, 否則要推進運動的進程,就必需要寸土必爭;爭者, 亦不可只限於香港的「土」。我身在德國,出於遙望家鄉的無助, 也希望兄弟爬山,在國際線上略盡綿力。

【德國戰線】德國聽證會感想 
時事議題 · 30.01.2020
二十七日,我去咗柏林,出席有關香港警暴問題嘅聽證會。 當日我自己四點鐘即刻睇返多一次,事後我自己再思考過,呢幾日亦都有聽過好多人嘅意見,有讚許,有批評,我覺得我可以回應一下,亦都係作爲一個資訊上嘅分享。 讚許嘅嘢我諗唔需要講,批評的話,我好樂意接受,寫呢個感想,唔係爲咗幫我自己做關公洗白,我係覺得我有責任同同路人講清楚成個來龍去脈。我自己發言嘅時候,成個背景同考慮係點。

【德國戰線】二零二零,所謂德國戰線 
時事議題 · 05.01.2020
喺德國,有數之不盡嘅香港人,默默咁爲遙遠嘅家鄉付出,我只不過係其中一個人,嘗試盡力咁做好自己嘅角色。作爲一個從來無打算投身政治嘅「素人」,我好清楚自己嘅限制喺邊度,能力之內嘅嘢,我會盡做,其他嘅嘢,就留返俾其他人去爭取。

【德國戰線】和理非,可以有幾勇武? 
時事議題 · 21.11.2019
「明白呀,我記得我離開以前間公司嘅時候,已經做咗十三年,其實我好鍾意間公司,但係自己諗過,想要有一個突破,結果我就決定辭職。所以我真係明白,唔需要擔心。」 我老細真係絕非「腦細」,連我跟緊個大Project之際,「驚喜式」辭職都可以咁體諒人。 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開始,我會脫離我深愛嘅全職工程師身份,喺自己「三張」來臨之前,開展我人生嘅另一個階段。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