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ith "石賈墨德語補習社"



【杉下說德文】德國女權主義者的難題:應否冠夫姓?(四)
時事議題 · 23.06.2022
除了過往三篇專欄所提及的考慮,最後一篇有關冠夫姓的專欄文章,希望可以跟大家分析一下德國人跟香港人看待姓的不同之處。 姓在德國人心中的重要性: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誠然,一個人的名字是自身最重要的代表,而姓就更加是家族的象徵。甚至小時候跟其他小朋友吵鬧打賭的時候都會說,「輸咗跟你姓!」

【杉下說德文】德國女權主義者的難題:應否冠夫姓?(三)
時事議題 · 06.06.2022
繼續上一次的主題:德國女人決定冠夫姓的考量——想不到,連語言學都會有影響! 當你的姓氏十分奇怪… 「我婚後改不改姓?一定會改!」一位女友人連男朋友還沒有交到,就很清楚自己婚後一定要改。 「婚姻將會成爲我難聽的姓的終極『垃圾桶』!」她的確是這樣形容! 她本身姓什麼,隱私關係,不便透露,但翻查德國「奇怪姓氏」列表,其誇張度超乎想像。

【杉下說德文】德國女權主義者的難題:應否冠夫姓?(二)
時事議題 · 06.06.2022
上一次專欄文章,我介紹了大部分德國女人婚後「冠夫姓」的現象,這一篇文章則會跟大家講一講選擇背後,不同德國人的考慮因素。 實際生活問題: 如果要改姓,以德文搜尋「婚後改名」就會跳出大量「清單」。 門牌,信箱,身份證,護照,駕駛執照,汽車登記證,醫療保險卡,所有銀行卡,信用卡,保險合約,工作資料,租約等等等等…通通都要改。雖然部分文件,德國法例容許改名後亦不需要修改,但不修改的話,總會引起麻煩,亦經常需要展示結婚證明書。我有一位朋友,就因爲婚前買了渡蜜月的機票,婚後立刻改名,也換了護照,結果登機的時候被職員攔下。幸好他們有帶上結婚證書,否則蜜月也隨時渡不成。 如果是這樣麻煩的話,那麼爲什麼仍要改?

【杉下說德文】德國女權主義者的難題:應否冠夫姓?(一)
時事議題 · 06.06.2022
被香港人稱爲「左膠大國」的德國,自然有不少女權主義者。但有一個現象,對於很多香港人來講是難以置信的: 原來大部分德國女性婚後都會放棄自己原有的姓氏,再冠夫姓。 假設有一個德國男人Peter Müller跟一位德國女人Ursula Schmidt共諧連理(這些名字都是德國統計數字入面最常出現的名和姓),很多時候,婚後女生的全名就改成Ursula Müller。女生Schmidt這個本來的姓氏就會消失,只會在填寫官方文件時寫上geb. Schmidt (geb. 全寫爲geboren,意爲「出生的」)。

【杉下說德文】學習德文的高山與低谷
學習德語 · 31.05.2022
學習的路途,從不可能一帆風順,而是充斥著大大小小的障礙和難關。 我們評估自己的德語能力的方法有好多種,不單是靠考到的德語考試級數(A1,A2,B1…),更多時候是一些德文運用上需要突破的語言難關。若然能突破一個難關,便覺天下無敵,否則便一文不值。不少人容易被這些難關影響到自己學習的信心,甚至會牽動到情緒。時而對自己的能力充滿信心,時而感到氣餒。但這種心態,顯然並不健康。 

【杉下說德文】德國飲食文化,就是香腸和啤酒嗎?德國總領事都點讚的「德國味道」來自…
德國文化 · 23.05.2022
上星期,香港德國總領事館舉辦了一場名爲「德國校友虛擬聚會」的網上活動,邀請曾經或現時在德國修讀大學學位的香港人一起交流。 見到公開邀請,作爲多年在德港人,我感到非常高興。 理論上,作爲德國官方的駐港機構,領事館其實無需費心神舉辦這類型的聚會,只需替港人辦理簽證,跟香港政府進行官方溝通便可。聚會邀請一出,便可感到總領事館負責文化推廣的職員,絕對有心「交足功課」。 另外,總領事館既然是一個國家的官方代表機構,如果他們有心推動兩地聯繫的話,肯定會有最多的資源和號召力。如果有後續活動的話,實在令人期待!

【杉下說德文】多講就好?德文會話的學習迷思
學習德語 · 16.05.2022
如果讀者有興趣移居德國的話,那麼第一個步驟,一定是要開始計劃學習德文。 學習德文,選擇甚多,全部都十分可取。要成功,最重要是踏出第一步,始終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但過去十年教學生涯,瞭解到不少「德文初學者迷思」,今天要跟大家分析其中一個。 「我要如何提升自己的德文說話水平?」 但提出這個問題的學生,才剛剛開始學德文。所以我反問:「有需要急著提升說話能力嗎?」

【杉下說德文】德文文法的「難」:「艱辛難懂」與「錯綜複雜」的分別
學習德語 · 10.05.2022
「學德文好難!」還沒有學過德文的朋友,往往都會有這樣的第一印象。 雖然,德文的確不是一門輕易學習就可以掌握到的語言,但其他歐洲語言,例如法文,意大利文等,也不見得比較容易,爲何又似乎比較少聽到人講這些語言特別困難?到底差別爲何? 我沒有學過法文或意大利文,但據我粗淺的理解,部分人會把德文有三個名詞的性(Kasus),與法文意文作比較。由於他們只有兩個性(陽性和陰性,而德文還有中性),所以德文便「比較難」了。 但是多了一個名詞的性,真是比較「困難」嗎 當我們面對新事物,覺得困難,正常不過,但於我來說,「困難」背後其實有幾個層次 有時候,有些難題確實是「艱辛難懂」。

【杉下說德文】學德文,謹記其實要學「溝通」
學習德語 · 03.05.2022
作為一個工程師,「半途出家」成為德文老師教授香港人德文,肯定比起接受過日耳曼文學訓練的老師,有另外一個面向。所以,我舉辦德文課程,尤其是面對初學者的時候,我常強調,語言是溝通的工具,本質還是要達到溝通的效果。 因此,我會質疑,學術成就高的人,「語言能力」就自然比較好嗎?

【杉下說德文】「德國升學」和「移民德國」,永遠都不應該是終點
移居德國 · 25.04.2022
語言影響思想。 我想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以二戰歷史爲例,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逼害要去到屠殺的一步,肯定不是朝夕的事,一開始也是從改變語言開始:先把猶太人稱爲害蟲(Ungeziefer)、老鼠(Ratte),然後習慣了這種極具侮辱性的語言,就可以對他們進行標籤,進一步隔離,再去到殘害。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