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國飲食】高「IQ」和白蘆筍 

 

 

https://image.jimcdn.com/app/cms/image/transf/dimension=561x10000:format=jpg/path/sa6cfc39a5f4c4125/image/i53a140b338af02c7/version/1526419613/image.jpg 

 

白蘆筍 

 

五月已到中旬,身在德國,而還沒有吃白蘆筍的朋友,不要錯過了!把握最後機會嘗鮮!說起白蘆筍這食物,其實跟『IQ』有關。有研究發現,多吃蘆筍會增強腦力?非也。 

 

我覺得離開香港,到外國生活的人,必須要有高『IQ』。 

 

慢著,這個IQ不是大家理解的智商,而是我來了德國幾年之後,自己想出來的一個概念:『國際商數Internationality Quotient』。我想起這個概念之後,在網上面搜尋一下,發現原來也有人用這個講法,或者是『文化交流商數Intercultural Intelligence』之類的概念。在我看來,計算個人的『IQ』,需要考慮十分多的因素,不是簡簡單單做幾個Raven Test就可以決定。整個公式入面,我覺得最重要的其中一個因子,可以拿出來講一講。 

 

雖然德國人不講『民以食為天』,但一講到食,真是『Es geht um die Wurst.』吃,對於一個國家和一個文化來説,是多麽重要的呀!所以第一個因子,一定是『吃』。梁文道寫過一篇文,叫『中國腸胃』,就是講這個題目,我十分喜歡,大家有時間,不妨抽空一讀。 

 

 

德國沒有好東西吃? 

 

有個朋友的親戚,到英國留學,跟我說,他到了英國頭幾天就已經哭成淚人了。我不能理解,為啥呢?『他沒有飯吃。』我更加一頭霧水,不可能呀,人怎麼可以幾天不吃飯,特意到英國去辟麼?『不是沒有吃飯,是沒有飯吃,白米飯的飯』。我無言:剛來到德國的頭幾個星期,在吃的方面,我高興得不得了,每天都吃一些自己從來沒有吃過的德國食物,過癮非常。還記得第一次吃LaugenbrötchenLeberwurstEssiggurkchen,在香港都沒有吃過真正的德國麵包(現在吃到德國的麵包,才知道香港的麵包,其實算是『糕點』),自然都不懂得怎麼準備,亂切亂塗,我老婆看得不耐煩,一下子把東西搶過來幫我整。整好了我拿來咬了一口——滋味呀! 

 

Leberwurst, Essiggurkchen (圖:Torsten Maue) 

LeberwurstEssiggurkchen (圖:Torsten Maue) 

 

說『德國沒有好東西吃』的人,不論是如何德高望重也好,我心底都會生出一絲無名的『不屑』。誇張地講,他們的眼,可能就有自己認識的東西好吃,其他國家的人都是野人,茹毛飲血,有你才知道什麽是食物的藝術。現在五月,德國出產新鮮采摘的A級白蘆荀,白,配上一點點牛油醬,加上一條鮮釣的 Forelle Blau ,幾塊Drilling薯仔,你吃過了,就知道這種鮮味是世間難求的。 

 

如果你吃過了,都不懂欣賞,堅持已見,這就是無藥可救。珠玉在前,不吃白飯又如何?面對『不吃飯會哭』的人,有時候我想,外國人吃的東西難道都不是東西嗎?當然有些德國食物我到今天都不懂得欣賞,比如Saure Nierle小酸腎』——我是吃內臟的,但是我認為內臟已經有濃重的血腥味,必須要用爆炒和不同的調味料來辟腥,用醋來煮腎,煮完出來,又酸又腥,還有一點尿味,也不是吃不下去,但是自己的確不太喜歡。 

 

去年自己釣的鱒魚! 

自己釣的鱒魚! 

 

 

不同的飲食文化 

 

『吃』的道理很簡單:不喜歡吃的東西,就不要吃,但我不會因此唾棄其他德國美食。德國本身的傳統食物並不如法國餐,是世界公認的美食,德國人也沒有法國人對飲食的追求,但德國人飲食的情況,肯定比英國好。每次接待英國來的客戶,他們在吃飯的時候總喜歡跟我們吐苦水,說德國菜多好,英國人多麽賤視『食』這個生活中十分重要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