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ith "德國戰線"



【德國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略談德國的難民庇護審批過程(三) 
時事議題 · 10.01.2021
無論是在香港政治討論中廣為人知的名字,例如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峯,因宣誓風波而被DQ的梁頌恆;還是藉藉無名,曾經在街頭上奮勇抗爭的手足,例如被槍傷的抗爭者的女友「Aurora」也好,越來越多人在今時今日香港的政治環境下,選擇踏上流亡的旅途。早在國安法推出之時,大家已經可以預計到離開香港的人只會有多無少。

【德國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略談德國的難民庇護審批過程(二)
時事議題 · 02.12.2020
有幸能夠在眾新聞撰寫專欄,對於我來說真是一個難能可得的機會。除了每個月可以逼令自己稍稍停下來,思考一下自己對香港議題的研判,跟讀者分享自己的看法和感懷,也每每令我感受到香港政治淪亡速度之快,實在超乎想像。 這種感概,雖然在過去的文章已有提及,但每一次落筆之際,無力感總會再次浮現。

【德國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略談德國的難民庇護審批過程(一) 
時事議題 · 14.10.2020
早前我收到由幾位流亡港人(包括身處德國的黃台仰)所成立的組織 「避風驛」的邀請,參加了一個於九月二十六日舉辦的網上分享會, 並作為嘉賓,為香港人講解一下德國的難民政策,以及有關德國生活的點滴。

【德國戰線】FDP好快就會提出馬格尼茲法案動議 
時事議題 · 11.09.2020
少少背景:德國國會真正討論嘅地方,其實唔係國會嘅會議(例如英國),而係國會入面嘅委員會,通常推出咗一條法案之後,如果唔係緊急法案,好多時候都會撥返畀相應嘅委員會做內部討論,之後委員會就會畀出一個建議決定,先會交上大會做最後嘅決定。如果FDP真係好似Gyde Jensen咁講,會出馬格尼茲動議,首先佢作爲人權委員會嘅主席,肯定會對委員會嘅建議決定有好大影響力,我估計今次呢個動議,委員會應該會有共識通過。

【德國戰線】三個月之前,我寫咗呢一份筆記畀我自己 
時事議題 · 25.07.2020
其實每一次寫「逸議漫漫」嘅稿畀眾新聞,對於我嚟講都係一個挑戰。 首先,我好享受寫作。以前讀書嘅時候,曾經有段時間真係好想成爲作家,但係我知道寫作係好唔簡單嘅工作,我自己唔係啲咩政治評論員,唔想拋個空嘅書包出嚟,不過又好怕讀者覺得我淨係喺度風花雪月,睇完之後浪費人生。 所以我都好希望喺個人嘅德國生活角度出發之後,都會畀到讀者一啲實在少少嘅得著。做唔做到,我唔知道,但係起碼我會繼續堅持落去。

【德國戰線】出兵呀不如?略論德國反應慢嘅原因 
時事議題 · 15.07.2020
好多香港人睇國際事務,仍然走唔出一啲「人格」定型,經常要用一兩個簡單嘅形容詞同動機,去評價一個國家嘅行動。 例如話,德國就係「奶共」,「人民幣真香」。 首先,現今德國「奶共」係事實,就算我幾鍾意德國都好,都無意幫德國洗白。但係咁唔代表呢個係德國嘅「國格」,唔好用幾個對東方存在幻想嘅德國人去判定成個國家嘅人都係咁(你當然能夠話「東方幻想」係德國人對中國嘅觀感嘅因素之一)。 而香的話,唔係淨係人民幣香的,美金也香,歐盟入面其他國家印出嚟嘅歐元都一樣咁香。

【德國戰線】城堡守衛戰,德國其實都有手足 
時事議題 · 26.06.2020
其實呢,坦白講,自己喺德國做嘅嘢,有幾有用,我唔係唔知。但係有時候人做一樣嘢,唔係淨係睇有無用而做。 投身德國線之後,媒體,記者或者其他學者訪問我,都會問呢個問題:「點解?」標準答案我會講話係「Hilflosigkeit」。 無助。 不過除咗負面嘅情緒會驅動我做嘢之外,更加多嘅係正面嘅情緒。容許我講兩個故仔畀大家聽:

【德國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開展德國戰線(二) 
時事議題 · 08.06.2020
因為中共強推國安法,所以香港的政局又再翻起風雲。這幾個星期,國際間對香港的關注,雖然未有重回去年反送中運動的最高峰,但國際媒體對香港的報導,壓逼感極重,德語媒體也經常用到「終結」(Ende)這個字眼,「攬炒」之勢一發不可收拾。全部媒體都形容港版國安法,如果繞過香港本身已經不完全民主的立法會,以強行加入《基本法》附件的形式在香港推行,這個曾經令世界引以為傲的自由橋頭堡,將會被宣告死亡。

【德國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在德港人的身份認同 
時事議題 · 10.04.2020
假設,德國的疫情失控,極度惡化,甚至比武漢更差,港府會否出動專機從德國撤僑?如果會,你又會不會接受這個撤僑的安排? 這條近乎「幻想式」的問題出現在「香港人在德國」的Facebook群組內,立刻引來極大的反響。毫不意外,大部分香港人都不接受返回香港的安排。原因有很多,不過醉翁之意不在酒,實在不必深究;這條問題的真正意義,是折射出一個香港人如何在德國安身立命的議題。

【德國戰線】眾新聞專欄節錄:開展德國戰線(一) 
時事議題 · 10.03.2020
去年在香港爆發的抗爭運動,勇武的抗爭形式, 正式受到香港人的重視。 可是,街頭衝突的烈度上升到一個令人撕心裂肺的境況, 大家就知道,除非踏上「北愛化」此一極端險途, 否則要推進運動的進程,就必需要寸土必爭;爭者, 亦不可只限於香港的「土」。我身在德國,出於遙望家鄉的無助, 也希望兄弟爬山,在國際線上略盡綿力。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