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杉下說德】Mirror演唱會發生的意外,是背後是「執生」和「搵食」的問題(上)

意外不是賠償的問題,而是專業倫理的問題

 

有時候,不到意外發生之後,都不會知道自己工作上的倫理責任和稍有疏忽的後果。今次專欄,讓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德國聽過的故事。

 

Mirror演唱會舞臺意外發生後,我看到很多人都講傷者賠償的問題,我認爲這是錯的方向。

不是因爲某些官員常推說「現在不是商討責任和賠償問題的時候」,而是正常文明和先進的國家,合理賠償,就算是天文數字,也沒有討論空間,不會事事都先把人命的計算轉換成數字。

 

人命就是人命,金錢賠償,無論多少,都無法彌補生命的價值。

 

同聽過的南非恐怖意外

 

在全力投身德文教學事業之前,我的工作是自動化工程師,而我其中一個十分重要的工作範疇,就是利用「機器人」爲傳統的機器提升自動化的程度。但每一部機器和自動化的步驟,背後都隱藏著危機。

 

回想起開始工作之際,公司也有提供進修課程,在一家機器人生產商學習機器人操控和編程。

 

負責授課的導師,是一個教授,已有多年在業界打滾的經驗,他還沒有開講專業內容,就先跟我們講機器安全,最後分享他經歷過的一個恐怖事例…

 

話說他以前曾經在一個南非的工場安裝機器人,把一些金屬零件放入壓力機,讓金屬受壓,變成最後想要的形狀。這些壓力機,爲了可以讓金屬變形,往往都需要幾百噸的重力。

 

有一次,一個清潔工人在機器下打掃,結果有操作人員加班,在不知道有人在機器內部的情況之下,啓動了機器…

 

他當時不在現場,但聞聲而至,警察到來,便召來仵作,但他看到仵工一開始的不解,他們都問,屍體呢?原來,在機器幾百噸壓力之下,死者的遺體根本猶如消失在空氣之中,只化成了零件上面一層薄薄的血肉,極爲可怖,無法收回,最後他們只能用抹布清潔,便收隊離場。

 

更令人不解的是:意外過後,清潔完畢,翌日公司繼續啓動機器,一切如常。

某些人賤視生命的程度,令人髮指。現在舞臺意外發生後,有沒有人會不斷盤算何時才可以「復工」?

 

他強調,講出這樣一個故事,不是爲了讓我們覺得噁心懼怕,他說:「永遠不要忘記對機器的尊重,對自己專業的尊重」。德文尊重Respekt,跟英文相似,我當時就覺得好震撼:從來沒有聽過有人用「尊重」來講機器的。

 

「執生」和「搵食」

 

香港人做事,有時候會喜歡講「執生」和「搵食」。

 

「執生」一詞,語出《老子》,本代表保護自己。但現在更有「臨場應變」的意思。感覺上,「執」就是一種狼狽的行爲,如果沒有「跌」,已經穩穩拿住,又何來需要「執」?而「生」就有「生死」之間,只求「生存」的感覺。質素?肯定不是最重要的指標。

 

香港棟篤笑鼻祖黃子華早已講過「搵食啫,犯法呀」。這個觀察可說是一個香港人工作文化的一個結晶!我們在這裏不講「搵錢」,取而代之講「搵食」,因爲「辛苦搵嚟志在食」,食是我們最基礎的生理要求,「搵食」就可以理直氣壯,超越一切,既然法律的框架下容許,爲搵食,就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安裝電視屏幕的人,是否只把工作當成「搵食」?時間不夠,材料不夠,是否就要「執生」,裝少一條鋼纜?

 

原文連載於《大紀元時報》專欄《杉下說德文|石賈墨》

 

延伸閱讀:  

【杉下說德文】語言是一個可以承載無限創意的載體—悼念倪匡先生(一)

【杉下說德文】語言是一個可以承載無限創意的載體—悼念倪匡先生(二)

【杉下說德文】融入和語言

 

 

此為石賈墨之原創文章,轉載前請事先徵求授權並註明出處 www.stegermatt.de  

  

 

想緊貼我嘅最新動態?即刻Follow我嘅FacebookInstagram  

想知多啲有關課程嘅資料?即刻Click入嚟呢到睇下啦  

  

歡迎隨時聯絡我了解更多  

WhatsApp:  +4917695274920  

Signal: +4917695274920  

Telegram: @Stegermatt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