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with "德國留學"



【德文學習血淚史】前傳(下) 
學習德語 · 18.04.2018
講起『求職』這個問題,爲什麽我說半工讀永遠都稱不上是辛苦呢?因爲我試過找不到工,坐吃空山的滋味。你試過了,不會投訴半工讀辛苦。 要熬過這段時期,並不輕鬆,我當初抱著的,是『抛帽子過墻』的信念。 我翻看七年多前,即來到德國半年左右,自己寫下的雜記。有一篇寫在艱難的時間:德文還沒有學成,盤川快要散盡,當時在生活各方面都嚐到失敗的滋味。在一個漫長的晚上,獨自消化自己憂鬱的情感,坎坷非常…

【德文學習血淚史】前傳(上) 
學習德語 · 18.04.2018
很久沒有更新『學習德文血淚史』了。 開始寫血淚史的時候,工餘的時間還十分充裕,可以一鼓作氣連續寫。現在沒有這種閒下來寫的時間,所以想寫的東西自然也五時花六時變。心血來潮,又有時間的話,就寫一點。

【德文學習血淚史】十二:不血淚的實習搵工記 
學習德語 · 21.01.2017
面試前的幾天,真是坐立不安,因爲自己的德語還是很差,絕對沒有可能應付一場商業面試。我也不喜歡背稿,因爲我認爲這樣太不自然,背完之後,還是要有臨場對答,落差太大,效果太假。 所以準備的工作是不斷地自我對答,不斷地練習不同的表達方法和相關的詞匯,起碼到時候要用起上來,也不會太差,還好當天不是見工,而是見獎學金,不用討論薪水,假期之類的問題,不然要掌握這些跟德國法律有關的概念和生字,大概會招架不住。

【德國生活分享】留德三年雜談:留學生之後
在德生活 · 01.01.2017
過來這一頭已經快三年,這陣子不經意的發覺自己在德國的生活上有一點跟在香港的非常不同,這個改變確實是非常不顯眼,但是當你發現了以後卻又合情合理: 我在這頭聽人家的故事,比在香港,聽得比較多。

【德文學習血淚史】十一:德國工搵人,加送獎學金? 
學習德語 · 18.12.2016
根據二零一三年的數據,德國中小企之多,占去所有公司總數超過九成,而在中小企工作的就業人口,也達總就業人口六成有多。雖然中小企那麽多,但是很多學生都希望讀完書後,有機會進入大公司,比如說傳統車廠。無他,大公司的福利和晉升機會都比較好,如果有著傳統『搵錢娶老婆起樓生仔退休嘆世界』的思想,大公司的吸引力比中小企高得多。這導致到很多中小企都有招聘困難。

【德文學習血淚史】十:打工的無「心」之失 
學習德語 · 27.11.2016
德國生活『三大殺手』已經約略介紹過,雖然以前有提及過賺錢這個問題,但是第一年的賺錢方法,都是打三幾次不成功的散工,還有做一次白老鼠而已。真正開始體驗德國打工生活,是第一年過後的第一個暑假,到黑森州Hessen内的“吉森”Gießen的一間工廠打工。

【德文學習血淚史】九:打大佬第一炮,TestDaF之戰! 
學習德語 · 14.11.2016
第二年開始,另一個重要的主題自然是德文考試。第一年密集的德文堂祇屬於打好根基而已,第二年學校會安排一個準備班,讓大家準備好,去應付語言考試。用作應付德國大學收生的語言考試有兩個,大學學生主流考的叫DSH (Deutsche Sprachprüfung für den Hochschulzugang)可翻譯成『爲高等院校入學的德語語言考試』,另外一個考試叫TestDaF (Test Deutsch als Fremsprache)可翻譯成『德語作爲外語的測試』,兩者在參加形式,考試評分方法,有少許分別

【德文學習血淚史】八:讀德文?德文讀! 
學習德語 · 09.11.2016
艱難地熬過了第一年,不要期望可以鬆一口氣。雖說第一年那『三大殺手』(讀書,財政,德文)已經打得你渾身瘀傷,第二年他們才亮出見血封喉的殺人武器:用德文上堂…那個時候我們還要花心機『讀德文』,現在更上一層樓,變成用『德文讀』。

【德文學習血淚史】七:幸運白老鼠 
學習德語 · 02.11.2016
實驗開始了!先說一說這個實驗大概想要測試什麽: 實驗在診所的"Probandenzimmer",即受試者房間進行。不同研究有不同的設置,我所需要做的,乃是按照他們提供的餐單進食,膳食內不含任何維生素C(所以都沒有很多新鮮的蔬菜,或者是德國人都喜歡吃的沙律),然後實驗分成兩組進行,一組會服用維他命C片,然後服用阿斯匹靈,另一組則衹會服用阿斯匹靈。服用藥物之後,護士會定期抽血液樣本,最後樣本會送到實驗室處,分析阿斯匹靈的水平。

【德文學習血淚史】六:試藥危機與「性交通」的意思 
學習德語 · 28.09.2016
你想知道我有沒有試藥?我不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 經過上網的一輪資料搜集之後,發覺此類試藥機構的活動,粗略來說可分為幾類:一是藥廠研發新藥,已經通過老鼠,猴子等哺乳類動物等等藥理學測試,進入最後人體試驗後,才可進入市場。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