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國生活分享】德國的烈火雄心 (一) 

剛才在Facebook看見大家瘋傳尖沙咀發生的港鐵列車大火,在片段中可見有多人受傷,車廂内燒出熊熊烈火,在交通工具所發生的火警,如果不幸失控,可以造成很大傷亡在此祝願傷者早日康復! 

 

每次發生火警之後,都會有消防處的代表跟大家解釋火災的經過和情況,以前我對於火警新聞,都沒有特別留意(去年六月尾的淘大工業村迷你倉大火是第一個例外,畢竟有消防員殉職)。但現在,我對火警新聞的感覺,有了一些變化 

 

消防員,救人救火當然是要務,但可以玩水,對細路仔來説,好大吸引力 

 

 

我的志願 

 

消防員,救人救火當然是要務,但可以玩水,對細路仔來説,好大吸引力 

小時候,還是小學雞一名,每同學都需要作一篇『我的夢想』。好可惜,那個時候書本内的選擇有限,衹有幾個典型的職業。警察永遠是第一個選擇,警惡懲奸,威風凜凜,可惜爸媽小時候經常責駡我,說『你不聽話,就找警擦叔叔來拉你』,令我對連小朋友都要拉要鎖的警察恨之入骨(更遑論現在休班警的『輝煌戰績』)。另一個可能性是法官,但是那個假髮太過造作,而且我那時候也想不明白,明明法官是判案的人,爲什麽需要一個木槌,想不通,以爲他是兼職木工。 

 

工程師也當然在選擇的行列,但他永遠都頂著一頂安全帽,手執士巴拿,仿似每天都要扭螺絲,實在太過沉悶 

 

根據教科書,典型工程師是這樣的 

根據教科書,典型工程師是這樣的 

 

消防員就有所不同,一來有機會玩水,二來又有機會駕駛消防車。有哪小男孩不喜歡這兩種玩意?加上消防員最完美的道德典範,救火又救人,想不到有何職業,可比消防員偉大!所以我在那個選擇夢想的時候,確是把消防員放在第一位。 

雖然現在我手執那支士巴拿,但是我仍然好記得自己兒時的夢想。 

 

上年還在舊公司上班的時候,我已經發現有一兩同事,腰間帶著一部傳呼機年紀比我輕的朋友,相信沒有見過傳呼機這種比錄影帶還要陳舊的科技。這是公司内部的通訊工具?不可能吧,他們都有電話 

 

到底這部傳呼機到底有什麽用途?這個問題就在某一天傳呼機響起之後,終於得到解答。 

 

消防用的傳呼機,其實一點都不舊! 

消防用的傳呼機,其實一點都不舊 

 

 

義工消防員 

 

嗶嗶嗶嗶嗶在聊一個項目的時候,這兩同事身上無故發出聲響,真是你,很多人Call,以爲謝金燕要出場...他們二話不説,望向那部神秘的傳呼機,直奔停車場,駕車揚塵而去,祇剩我一個呆呆的坐在辦公室内,張大了口。大約十分鐘之後,兩人回來,我當然問他們去哪兒了。 

 

他們原來是消防員。 

疑問來了:他們一個是公司的工程師,一個是電工,全職工作的身份下,怎麽可能是消防員? 

 

原來德國人口少的城市,村落太多,離開大城市起碼二十三十分鐘車程,所以他們不可能每一個地方都聘請全職消防員,但又需要確保這些地方的安全。解決辦法,就是招募『義工消防員Freiwillige Feuerwehr』,由政府提供所有資源,招募有興趣保護社區火警安全的人,給予相關的培訓和裝備,令他們擁有接近專業消防員的技術水平。在完成培訓之後,他們就會全天候二十四小時帶著那部看似老舊,但其實十分先進的傳呼機。到有交通意外或者火警發生的時候,傳呼機就會發出警報,義工消防員就要立刻放低手頭上任何工作,全速趕返消防局,出車救火救人。 

 

王喜在烈火雄心中扮演消防員,型到不得了(圖:新浪網) 

王喜在烈火雄心中扮演消防員,型到不得了圖:新浪網 

 

其實我在德國居住的地方奧芬堡Offenburg,是一個中型的城市,人口大概六萬人,根據德國消防條例的規定,有人口超過十萬人的城市,才需要有全職消防員駐守。爲保證救援時間達標,奧芬堡也有數名全職消防員,但主力軍是義工消防員,人數接近一百人。 

 

我家其實距離消防指揮中心,有幾百米的距離,每天上班下班,都會經過這個中心,偶爾會看到消防員及消防車,在内演習。經過同事講述自己作爲義工消防員的經歷,我就開始有這一個念頭:既然我住得那麽近,爲什麽不嘗試一下完成我兒時的夢想呢?我心中有很多疑惑,最主要是怕自己力有不逮,所以一路都沒有正式報名。 

 

每天返工,都會經過消防指揮中心 

每天返工,都會經過消防指揮中心 

 

 

德國的烈火雄心 

 

直到去年六月尾,香港牛頭角工業村發生的大火,有兩個消防員殉職,令我感到很不忿。我當時就跟這兩同事討論,到底發生這樣的火災,有沒有非把消防員送入去的必要。我們得出的結論都是,大廈發生火災,有倒塌的危機,就必須疏散附近所有市民。消防員可以從外面射水,嘗試減輕火勢,大廈燒成灰燼也好,不會造成人命傷亡。但是如果大廈内火勢不明,又有倒塌危險,送消防員入去,就是錯誤的決定:除非一棟大廈的價值,比兩個消防員要高。 

 

當然,我們都不是職業消防員,講再多,也是噴口水。但這種不忿的感覺,促進我毅然遞表 

 

二零一六年年尾,我終於收到奧芬堡寄來的信。 

 

 

延伸閱讀:  

德國生活分享】德國的烈火雄心 (二) 

德國生活分享】烈火雄心幼兒班畢業 

【石賈墨】歌德學院專訪系列#1:萬事起頭難  

  

  

此為石賈墨之原創文章,轉載前請事先徵求授權並註明出處 www.stegermatt.de  

  

  

想緊貼我嘅最新動態?即刻Follow我嘅FacebookInstagram  

想知多啲有關課程嘅資料?即刻Click入嚟呢到睇下啦  

  

歡迎隨時聯絡我了解更多  

WhatsApp:  +4917695274920  

Signal: +4917695274920  

Telegram: @Stegermatt  

 

Write a comment

Comment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