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令時間?Nein, Danke!

等到頸都長,歐盟終於在議會討論夏令時之後,順應民意,設立問卷,收集歐盟公民對夏令時的意見

 

夏令時這個政策,是地球上我少數我恨之入骨的物事。

 

先講名稱:夏令時間,可以叫做日光節約時間,本來的目的是想盡用夏天日出較早的陽光。這個世界上,其實並沒有所謂的冬令時間,冬令時間,其實就是正常時間。這裡語言的運用,一定要恰當,否則大家以為夏天有一套計時方法,冬天又有一套計時方法,大家平起平坐。不!夏令時間,其實就是不正常的時間!

 

夏令時這個政策,推出之時,出發點是好的,就是希望能夠節省用來照明的能源。德國是第一個採用夏令時間的國家: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德國採納了這個由英國人提出的政策,結果其他國家深怕吃虧,紛紛效法德國,引入夏令時。

 

但是,夏令時間在現今社會,不但完全沒有節省能源的優點,相反缺點極多,很多歐洲的媒體和研究機構,已經做過相應的報導,在此我列出一些夏令時間所引起的問題和負面現象:

  • 夏令時浪費極多能源——是的,一反大家的想法,夏令時根本就沒有節約能源的功能。以往夏令時可以節省照明的能源,但是現時慳電膽,LED一街都係,照明的能源,根本就不值一曬。相對來說,現時空調盛行,因為日照而引起的升溫,令用於調節溫度的能源需求上升,而用於冷氣系統的能源,是照明的幾十倍!
  • 干擾人類,動物的生理週期——年輕的你,可能對於一個小時的調整,不太在意,但是很多年紀大的人,生理時鐘本來就很脆弱,我認識有一些對時間比較敏感的人,也往往要花幾個星期去適應。很多研究指出,時間調校之後,被圈養的動物不能理解,飲食的週期被打亂,乳牛產奶有一段時間會下降。而由於夏天要忽然早一個小時起身,很多人專注力下降,交通意外更容易發生。很多野生動物是根據日出時間來活動和覓食的,把活動時間調早,也會令駕駛者更容易撞上早上覓食的動物。
  • 妨礙入睡——放工之後,也可以整天享受陽光,很爽吧!我是習慣香港的日照的,德國冬天黑得很早,所以很早就覺得很疲累,第一年真係很憂鬱,但是夏天又有問題:十點天都沒有黑,結果到十一點,感覺還是香港的八點左右,晚上入睡有時候就會有困難。小朋友一定要早睡,夏天太陽落山本身已經遲,如果再加上夏令時間,就更加誇張,天正大亮的時候,小朋友就要關好窗入睡,通風都麻煩。
  • 重新調校時鐘的行政成本極高——夏令時降臨和離開的那一天,要把整個家中的電器和時鐘重新調較一次,既麻煩,又浪費時間得很。而重新定時,對於火車,飛機等的交通工具,更加是噩夢一場。
  • 計算的麻煩與錯誤——德國跟香港的時差,本來是七小時的,但是夏天就變成六小時。在三月和十月的時候,我跟香港的學生約補習,都要不斷思考『我快/慢了一個小時,所以他相對我而言是慢/快了一個小時,所以本來他的X點,就是我的Y點,要不我把補習時間向前或者往後推,要不就要他遷就我…』老實講,有基本邏輯思考能力的人,都可以應付這個計算,但是如果可以避免的話,何必自尋煩惱呢?很多時候更加會造成延誤,搞錯約會時間。很多我認識的人,十分痛恨夏令時間,很多時候就是因為有過忘記設定鬧鐘和時鐘,導致重要的約會失約的經歷。更瘋狂的,更有『時空穿梭』的奇聞:2016年美國有一對雙生兒,第一個出生的嬰兒,竟然『年輕』過第二個出生的嬰兒。就是因為時鐘剛好在兩個小孩出生之間往後撥,導致出生證書上,事實上的哥哥竟然變成弟弟…

在講所謂的優點之前,我覺得有一個極度重要的事實,必定需要事先釐清,光是這一點,其實就已經有足夠的力量,去全盤否定夏令時間的價值。

 

到底我們用的時間系統,有什麼意義?乍聽這個問題,好像很深奧。

 

我們對時間的感知,不夠客觀,你可能在小學已經做過這個實驗:左手放入冰水,右手放入暖水,一段時間之後,兩手再放入同一個裝有室溫水的器皿,結果左手覺得這盤水奇熱無比,右手就覺得這盤水冰冰冷冷。人對客觀事物的觀察,本來就不是『定量』的,而是『定性』的。用以上的例子來做比較,把溫度換成時間,大家可能都有親身經歷:『開心嘅時間過得特別快,又係時候講拜拜』。

 

以前的人,測量時間,用的是天文現象去劃出時間的『刻度』,比如日出日落作一日,月虧月盈為一月。但這個計算不夠仔細,所以唯有再分割出時辰,一日再分為十二或二十四個單位(歷史上甚至有十進制時間出現過)。我們現在用的協調世界時間,是基於格林威治時間而建立的,就是大概參照一個地方太陽最高的時間點,作為中午十二時的參考,然後把一日等分為二十四份。

 

所以,時間系統應該是一個定量的系統,讓我們知道我們身處在時間軸的什麼位置。而四季的變化,導致日照的長短亦有所變化,這個天文現象,是不應該影響時間的刻度的。

 

再推演一下,如果要盡用日光的話,我們應該如何處理這個問題?會不會是『我們全年都要早上八時上班,但夏天太陽早出來,所以我們把時間刻度往前推吧!』?其實真的十分荒謬。適當的做法應該是『夏天太陽早出來,我們希望可以盡用日照時間,所以夏天三月到十月之間,我們將工作時間推前一個小時,變成七點,那麼大家可以早一個小時回家』。

 

你不明白我在講什麼?我舉一個誇張的比喻,就用溫度來做例子:

 

飲熱飲,大家都要留意溫度,太熱會很危險。成年人可以飲熱飲,就算六十五度都沒有問題,但小朋友和老人家感覺不靈敏,不能夠飲太熱的東西,否則容易灼傷,安全起見,五十度就已經太危險了。

那麼所有溫度計,都要有一個額外的刻度,或者自動調較系統吧!十歲之前,用『正常溫度』,從十一歲起,到四十九歲可以使用『青年溫度』,調較後,顯示的溫度都會降低十五度,到五十歲之後,又要轉回『正常溫度』,讓『熱飲不能超過五十度』的定律不會被破壞。

 

這樣比較,你才知道夏令時到底是多麼的本末倒置。

 

夏令時唯一一個站得住腳的所謂優點,就是自私地覺得『我可以享受更多陽光』,用來享受夏日生活。但這同樣是偽命題,日照時間一向都是這麼多,不會因為夏令時的引入而增加。重要的,是如何根據日照的開始時間和長短,去安排活動的時間。我不反對盡用日光,但不能用本末倒置的形式來進行。

 

還有一些有關夏令時的迷思:

  • 跟香港的時差少一點,不是更加好嗎?——六個小時和七個小時,有什麼分別呢?時差是現實上兩個地方的地理位置不同而造成的。因為有夏令時,每年有兩段不同的時間,時差會轉變,我覺得更加麻煩。如果時差能夠保持全年一樣,跟香港差N個小時,我都完全無所謂。
  • 冬天不會四時就已經日落西山!——夏令時間,完全不關冬天事。我再強調,日照時間是天文定律,就是這麼多,唯一的問題是『你什麼時間開始做某個活動』。
  • 夏令時間,可以令我有效運用(日照)時間!—— 一樣是偽命題,如果你喜歡日光的話,我們應該引入『夏季工作時間』,自己夏天早一點起身,而不是引入夏令時間。我有聽歐洲議會討論夏令時間的會議:北歐國家的議員講過,用北歐國家的標準來計算,日照四季變化大得瘋狂(甚至夏天無日落,冬天無日出),夏令時根本毫無意義,只是杯水車薪。

夏令時間只是一個執行得太久的老政策,沒有足夠的政治能量,政客不想推翻,現在歐洲反對夏令時的民意已經去到一個政治不能忽視的一點,才有一絲曙光!

 

講了這麼多,針對夏令時,最好的處理方法是直接取消。有人喜歡夏天日出的時間,所以退而求其次的做法,是永久保持夏令時,即是把德國的時區完全轉移,土耳其自2016年起就推行這個政策(在問卷內,亦可填這個選項)。我其實亦反對這種妥協的做法,畢竟夏令時就是不正常時間。但我最痛恨的,是一年兩次來回調校時間的動作,所以爭取階段性勝利,『袋住先』,在此情況確實好過無。

 

在此我懇請各位身處歐盟的朋友,為『廢除夏令時』投下神聖的一票!

 

你覺得夏令時還有優點?不妨提出,我有興趣知道!

Kommentar schreiben

Kommentar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