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ten Tag.“

相信大家學德文,或是其他語言的時候,大多會首先學打招呼吧。

 

懂得說『早晨』這句問候語,似乎就是所有德文初學者的第一個里程碑。很多人就算沒有學過德文,都懂得說Guten Tag,之如英文的Hello,法文的Bonjour,日文的Ohaiyo。

2009年年中,我第一次聽到“Guten Tag”,這句説話,就立刻把我惹惱了。

 

我其實老早就知道德文的gut,其實就有如英文的good,畢竟一個簡單的形容詞,又跟英文這麽相似,任誰都猜得出吧。那麽我祝你早安的時候,爲何不説good day,即gut Tag呢?爲何要那麽多餘,加多一個“ten“落去呢?是比較禮貌的説法嗎?還是衹是法國大餐?

 

我問老師,他告訴我:這個問題問得好,可惜現階段你是初學者,未能瞭解德文博大精深的語法,你還是記住,說Guten Tag的時候,不要忘記這個“ten“好了。

老師的這句話,令Guten Tag真正成了我艱苦學德文之路的第一個里程碑。

 

往後我每次有什麽問題想要問的時候,我都往肚子裏吞去,安慰自己:畢竟我還是初學者,還不配問一些有深度的問題,記住就好了。可是我實在忍受不到這種蒙著眼過獨木橋的感覺,結果我在搞清楚Guten Tag的“ten”是何來之前,都不敢大大聲的跟別人打招呼,我深怕對方會問我:你跟我說Guten Tag,你知道爲什麽Guten Tag是Guten Tag嗎?不知道就不要裝出來!

 

還好從來沒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自己花了一些功夫,終於知道了這個問題的答案,整個人都舒暢無比,打招呼都打得特別大聲醒神。


對,這就是我,一個妄想可以從理性角度瞭解語言的傻瓜。

對於初學者而言,他們衹想問一條簡單的問題,這個時候權威和傳統不但無用武之地,有可能更加成爲學習的障礙。


If you can't explain it simply, you don't understand it well enough.

 

-愛因斯坦



先練外功,再練内功:不衹功夫如是,我學德文亦如是

學一種新語言,有如學游水,游泳有一個科學界和運動生理學得出的既定姿勢,能夠用最少的動作和力氣,達到最高的速度。我聽聞過,大部分游泳教練都不喜歡教那些略懂游泳的學生,因爲他們自己摸索出來的姿勢,很大機會不是最佳的姿勢,結果他們在水中用自己的方法划呀划,水花四濺,覺得自己奇快無比。花了好多時間練習,但結果還是沒有進步;其他完全沒有學過的同學,一開始就無依無靠毫無頭緒,衹好緊跟教練的方法,擺臂,擺腿都嘗試依照最佳姿勢來做,一開始姿勢還沒有習慣,相應的肌肉也還沒有適當鍛煉,力弱,不協調,速度自然十分慢。可是日子下來,姿勢習慣了,肌肉有力了,衹要用力得當,速度比亂划一通的同學來得高。最簡單的説法便是:前者事倍功半,後者事半功倍。學習,就是要求對,不是要求快

 

一開始來到德國讀書,很不喜歡某些老師的課堂,因爲她們不僅不喜歡解釋語法的用法和意思,還很喜歡鼓勵(某時候是逼迫)學生對話。她們的教學宗旨:語言就是說出來的。無可否認,她們的說法有其道理,但是我個人來説,我覺得太極端了。用游泳教練的比喻,不就是把學生都抛下水,然後說:游泳技術就是游出來的。有幾個西班牙來的學生,他們可能天生就比較熱情開放,在初級班的時候,已經出口成…嗯,不能說出口成文,因爲他們說的德語,衹是單字的堆砌,不管德文語法,語序,變格,變位等對錯,把一些字推出口,速度十分驚人,可是錯誤之多,實在令當時也是初學者的我慘不忍睹。

小明爲什麽叫小明?

結果我花了好多時間去問:爲什麽?直到得到答案之後,我才可以繼續學下去。當然你可以懷疑:語言有什麽好解釋的?就是小明爲什麽叫小明一樣,毫無意思。

 

可是請相信我,我這個麻煩的人還是在高層次的問題和『小明問題』之間找到了許多天地。如果你是讀理科出身或自問不是個傳統的語言學習者,每事喜歡問到底,又喜歡結構性系統性的解説的話,我感恩,因爲我找到了多一個同路人。

『高手』不一定是『高手』

站在山頂的人,站得高,看得遠,這一點毋庸置疑。可是他們未必能夠看到或者回想到山腳那段充滿泥濘的崎嶇山路。一反大家的看法,我不認爲資歷高,或者是德國人,教德語就必定比較好。對初學者而言,有一個瞭解他們的難處,和能夠用最直接最簡單(即母語)的講解去授課的老師,可能比聽德國教授的德語講解還要好。

 

這也是爲什麽我堅持要試堂,及絕不預先收堂費的原因,如果一堂之後,無法產生共鳴,就該作罷,我分文不收。有如一男一女相識相愛,不能開花結果的話,就該及早另覓真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