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IQ』和白蘆筍

 

五月已到中旬,身在德國,而還沒有吃白蘆筍的朋友,不要錯過了!把握最後機會嘗鮮!說起白蘆筍這食物,其實跟『IQ』有關。有研究發現,多吃蘆筍會增強腦力?非也。

 

我覺得離開香港,到外國生活的人,必須要有高『IQ』。

 

慢著,這個IQ不是大家理解的智商,而是我來了德國幾年之後,自己想出來的一個概念:『國際商數Internationality Quotient』。我想起這個概念之後,再在網上面搜尋一下,發現原來也有人用這個講法,或者是『文化交流商數Intercultural Intelligence』之類的概念。在我看來,計算一個人的『IQ』,需要考慮十分多的因素,不是簡簡單單做幾個Raven Test就可以決定。整個公式入面,我覺得最重要的其中一個因子,可以拿出來講一講。

 

雖然德國人不講『民以食為天』,但一講到食,真是『Es geht um die Wurst.』吃,對於一個國家和一個文化來説,是多麽重要的呀!所以第一個因子,一定是『吃』。梁文道寫過一篇文,叫『中國腸胃』,就是講這個題目,我十分喜歡,大家有時間,不妨抽空一讀。

 

有個朋友的親戚,到英國留學,跟我說,他到了英國頭幾天就已經哭成淚人了。我不能理解,為啥呢?『他沒有飯吃。』我更加一頭霧水,不可能呀,人怎麼可以幾天不吃飯,特意到英國去辟穀麼?『不是沒有吃飯,是沒有飯吃,白米飯的飯』。我無言:剛來到德國的頭幾個星期,在吃的方面,我高興得不得了,每天都吃一些自己從來沒有吃過的德國食物,過癮非常。還記得第一次吃Laugenbrötchen配Leberwurst加Essiggurkchen,在香港都沒有吃過真正的德國麵包(現在吃到德國的麵包,才知道香港的麵包,其實算是『糕點』),自然都不懂得怎麼準備,亂切亂塗,我老婆看得不耐煩,一下子把東西搶過來幫我整。整好了我拿來咬了一口——滋味呀!

 

Leberwurst, Essiggurkchen (圖:Torsten Maue)
Leberwurst, Essiggurkchen (圖:Torsten Maue)

 

說『德國沒有好東西吃』的人,不論是如何德高望重也好,我心底都會生出一絲無名的『不屑』。誇張地講,他們的眼裏,可能就衹有自己認識的東西好吃,其他國家的人都是野人,茹毛飲血,衹有你才知道什麽是食物的藝術。現在五月,德國出產新鮮采摘的A級白蘆荀,白烚,配上一點點牛油醬,加上一條鮮釣的Forelle Blau,幾塊Drilling薯仔,你吃過了,就知道這種鮮味是世間難求的。如果你吃過了,都不懂欣賞,堅持已見,這就是無藥可救。珠玉在前,不吃白飯又如何?面對『不吃飯會哭』的人,有時候我想,外國人吃的東西難道都不是東西嗎?當然有些德國食物我到今天都不懂得欣賞,比如Saure Nierle,『小酸腎』——我是吃內臟的,但是我認為內臟已經有很濃重的血腥味,必須要用爆炒和不同的調味料來辟腥,用醋來煮腎,煮完出來,又酸又腥,還有一點尿騷味,也不是吃不下去,但是自己的確不太喜歡。

 

 

去年自己釣的鱒魚!
去年自己釣的鱒魚!

 

『吃』的道理很簡單:不喜歡吃的東西,就不要吃囉,但我不會因此唾棄其他德國美食。德國本身的傳統食物並不如法國餐,是世界公認的美食,德國人也沒有法國人對飲食的追求,但德國人飲食的情況,肯定比英國好。每次接待英國來的客戶,他們在吃飯的時候總喜歡跟我們吐苦水,說德國菜多好,英國人多麽賤視『食』這個生活中十分重要的元素。你不能相信,我到英國跟客戶一起逛超級市場(對,逛超市是我們的工作的一部分!),看見多少英國人為求節省煮食的麻煩,發揮出驚人的創意,連蔥,也會切頭切尾,洗好,包裝好再出售,好似買一扎蔥回去切一切洗一洗,也是一道太過繁複的工序。德國人起碼不把煮食當成苦差,對食材還有一點要求,有心的,買靚餸回家,一樣可以用另外一種方式召喚出自己追求的風味。

 

我稱不上是食家,但香港人都喜歡吃,我也自然不例外。偶爾也會略爲研究一下德國的美食。早陣子跟德國的親戚討論酸椰菜的問題,他們挺好奇,我作爲香港人,到底喜不喜歡吃酸椰菜。我就洋洋灑灑跟他們討論我喜歡的酸椰菜的種類和分野,我老婆也十分驚奇,好些東西是她這個德國人都沒有聽過的。除此之外,我也是家庭成員和朋友眼中的『沙律專家』:我現在在一間設計和生產機器的中小企當研發工程師,而公司設計的機器,全部用於處理蔬果。因爲有一個項目是涉及用影像處理辨認不同類型的沙律菜。工作需要,要經常訂購沙律,測試自己寫的程序,看看辨認的成功率。測試之後,棄之可惜,會帶回家做沙律,甚至煮了來吃,久而久之,也會分析一下它們的味道和合適的配搭。

 

『人在德國的話,去學煮一些德國菜吧!畢竟中菜經常煮,換一下口味,煮德國菜,就當作是進修一下厨藝。』我是這樣想的,你呢?還是餐餐吃意粉?這個是十分典型的例子:我不是因爲工作的緣故,平時去超級市場看見種類繁多的沙律菜,也只是掂行掂過。我好奇心頗重,都會有『滄海遺珠』,可見我的『IQ』其實不太高...好奇心也絕對是國際商數的一個因素。但好奇完之後,可以是三分鐘熱度,我對德國這種『貪新又不會忘舊』的鍾愛,我自己也無從解釋。

 

 

你可能會說,腸胃這些東西,想控制也控制不了。我不知道,到底『國際商數』有沒有先天的因素。可能跟真正的智商一樣,也有一點天生的定數吧!

 

Kommentar schreiben

Kommentare: 1
  • #1

    Mon (Mittwoch, 27 Juni 2018 10:13)

    d德國人係唔係好鐘意食香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