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休克』的德國側影:『一日冚包散』的故事

 

這幾天,中興這間公司走進了媒體的鎂光燈之中,因為美國的芯片禁運,令到中興業務『休克』,短期內應該會破產。

 

ZTE將會『休克』(圖:Kārlis Dambrāns)
ZTE將會『休克』(圖:Kārlis Dambrāns)

 

這一條新聞,可以講的地方實在太多,我留意到網上一篇文章,引起了激烈的討論。這篇文章其實在八年前,即二零一零年就已經出現,叫做『中國的芯片有多爛 工作十年的工程師告訴你』,作者自稱是電子工程界從業員,根據自己十年的就業經歷,指出中國芯片界的不足。中興被制裁的新聞一出,討論區就有人重貼舊聞。

 

約略歸納文章的觀點如下:

一:中國自己沒有國產的高級芯片,只能代工低級芯片。技術差距大得,就算有圖紙,國內的公司連抄襲的能力都欠奉。

二:中國出口電子產品雖然多,但由於芯片是入口的,所以其實就是外國公司賺得多。關鍵技術不在手,芯片價格浮動,外國公司要宰就宰,如果有一天其他國家也對中國執行芯片禁運,中國的電子行業就會死亡。

三:在中國做工程師研究技術,收入甚差,只有玩房地產和商業應用,才會有比較好的待遇。

 

一如梁文道近來寫的一篇文所言,『識睇梗係睇留言』,多少人回應了這篇舊聞呀!我雖然是工程師,在大學有讀過幾門電子工程的課,但我始終不屬於電子工程的專業,沒有能力判定作者寫的東西,有多少是事實。但是依照我的估計,所言十有八九是事實,為什麼?因為我在德國做工程師的經歷,印證了這位作者部分的觀點。

 

漢芯的醜聞,其實已經預示了中國芯片的失敗
漢芯的醜聞,其實已經預示了中國芯片的失敗

 

我有講過歧視這個問題,我的結論是自己在德國從來沒有遇上真正的歧視。不過我記得以前做實習的時候,有個同事,不太喜歡我。我當初做事的風格,跟德國的同事有一點出入,對於他來說,這可能比較難接受,也估計他把我跟中國的工程界連接起來——『得啦得啦…中國工程師嘅作風,喺工業界都好出名,我完全明白』。我有聽過內地真的有派員滲透外國的大公司,偷取公司的機密或者是圖紙。但我自己一來是小薯仔,二來公司規模也不大,沒有什麼值得偷的,同事不喜歡我,估計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化學作用不對,我當時跟其他同事,相談甚歡,往後保持還了好幾年聯絡。

 

得啦得啦…中國工程師嘅作風,喺工業界都好出名,我完全明白(修改自電影《少林足球》截圖)
得啦得啦…中國工程師嘅作風,喺工業界都好出名,我完全明白(修改自電影《少林足球》截圖)

 

到現在,在德國的工業界混了幾年,我中國人的身份,其實已經漸漸淡化,跟同事共事的時候,其實也不管你是什麼人,捉到老鼠就係好貓啦。

 

我現在身處的公司,雖然不大,衹有大概一百位員工, 但在這個獨特的市場上,亦有特殊的領導地位。自然招來某些中國公司的『青睞』,把我們的產品,先抄襲,再複製。

 

我們公司在中國也有一個代理,作為一家不屬於重工業的公司,中國的市場,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十分重要。畢竟中國內地工人的薪金水平,比起歐洲國家還是十分低,對自動化的需求自然不太大。早兩年在公司的週年大會上,這位負責中國代理的公司代表也有出席。當時就他自己一個從上海遠道而來,他難得的看見一個熟悉的面孔,自然抓著我不放,希望能夠跟我聊一聊。講到有關代理的業務,他十分坦白:理論上,代理產品,當然是跟顧客越多接觸越好,但是他們也不敢這樣做,反而代理產品的時候要十分留意顧客的背景,否則代理完一次之後,市場就會出現仿製品,代理的正貨賣不出去,反過來倒自己米。

 

賣得出,不管是Jordan還是Qiaodan (網絡圖片)
賣得出,不管是Jordan還是Qiaodan (網絡圖片)

 

去年,我們發現市場上流通多部仿製品,發現他們全部都來自一間位於山東的公司。老闆去年發現這公司之後,叫我跟進一下(整間公司,就只有我一個人懂得讀中文)。我搜尋了這間公司的一些資料和背景,以跟市場部和管理層交代一下這間公司的來頭。搜尋的過程中,我發現這間公司不但在機器設計上,跟足我們的外觀,在抄襲上,更是做得一絲不苟,甚至直接用上我們公司網站的圖片,只把我們的Logo抹走,再加入自己的Logo,就當成是自己的圖,連攝影的費用也可以省下來。最有趣的是,他們的廣告圖片,還用上『德國工藝 中國智造』的宣傳字句…他們有一個德國工程師坐鎮負責設計嗎?何來『德國工藝』?中國智造?有多『智』?我看了這幅廣告圖片,真是哭笑不得!

 

『德國工藝 中國智造』你如何理解這句標語?
『德國工藝 中國智造』你如何理解這句標語?

 

如果對自動化工程有少許認識,都知道自動化最重要的原件是PLC『可編程邏輯控制器』(德文叫SPS),而PLC是發源自美國的汽車工業的。這個自動化工程極其重要的突破,德國人和日本人都沒有放過——他們『抄襲』了美國的PLC,可是並沒有滿足於『抄』這最低級的一步,自己不斷投入資金和技術,精進PLC的設計和工藝。到現在,西門子已經成為雄霸全球PLC市場的巨頭。

 

西門子的Simatic S7-300,在自動化的工廠內,隨手打開一個電箱,十個有九個都見到此PLC的身影(WikiCommons: Ulli1105, CC BY-SA 2.5)
西門子的Simatic S7-300,在自動化的工廠內,隨手打開一個電箱,十個有九個都見到此PLC的身影(WikiCommons: Ulli1105, CC BY-SA 2.5)

 

其實仿製,在任何行業都有,『天下文章一大抄』。抄,不值得歌頌,但也不是十惡不赦的大罪名。老實講,大家用的軟件,尤其是手機的App,現在很多新功能,也是抄來抄去,要比拼的,不單單是『主意』,有時候也是『執行力』,『應用』,『再革新』。老闆在調查的時候也強調,人家抄襲,無可避免,公司有好幾個產品,都是根據日本的機器的原型來設計的。幾十年前,當時公司還是代理商,負責代理日本出產的機器,可是歐洲人和日本人對機器的要求不同,市場對處理蔬果的機器,有很大需求,源自日本的機器,卻無法滿足歐洲顧客的需要,所以當時的老闆就決定根據德國和歐洲市場,基於日本機器的運作原理,再做新的研發和精進,例如把鋁造的產品全部改成鋼造的。幾十年不停步,一路革新,才可以躋身國際舞台。

 

一次,你可以抄,兩次,你也可以抄,可是抄完過後,不能滿足於抄襲的成功。到第三次,人家已經拋離你九條街,車尾燈也看不到,這個時候,我把機器送給你,讓你帶回家慢慢欣賞,你一對一也造不出來。工業,不單是物理上的設計,還有對所處理的產品的認識,設計上某些特殊的保留,組裝機器的工藝,所屬的軟件和售後服務等等等等,一環扣一環。如果講中國工業要『超英趕美』,單單靠第一點和價格上的優勢,絕對沒有成功的可能。

 

老闆這個時候又講了一個故事:早幾年,一部機器設計完成,推出市場之後,在內地,幾個月內就出現了仿製品,時間之短,十分驚人。這種抄襲的模式,當時甚至已經發展成一個行業:快速抄襲外國公司的產品,用最快的速度售出一批複製品,在機器損毀之前,公司就會消失。同一個財團,會不斷地進行這個操作。這些財團,猶如『工業界獵人』,嚟一水食一水。

其中一家公司,明刀明槍抄襲我們的設計之後,在一個我們也有參與的展覽上就已經夠膽公開介紹,大賣廣告。他們暗地裡甚至覺得十分驕傲,能夠在如此短時間內,仿製一部機器,而且價錢只是原來機器的三分之一,他們確信這是一種成就。

 

聰明反被聰明誤是也。

 

這些只靠抄襲和賤價謀財的公司,為了快速搶攻低價市場,設計和用料,都會加上中國式的『創新精神』。這部被抄襲的機器,其實是利用離心力來快速乾菜,設計有點像一部洗衣機。機器入面的馬達,高速運轉,對整個機器的物理強度有很大的要求,可是仿製品為求壓低價錢,竟然將很多需要焊接的地方,用玻璃膠粘起來就算數!有客戶貪小便宜,買了一部機器回去用,結果是『一日冚包散』!

首先,機器原來在運輸的時候,包裝得不太好,跌跌撞撞,已經有一點『內傷』。一開始運作,各個部分還能勉強Hold住,開動起來,有板有眼。

 

中國的會爆炸!(網絡截圖)
中國的會爆炸!(網絡截圖)

 

成龍大哥講的,始終都要發生:中國的會爆炸!這部機器,在第一日經過十幾個小時的長期運作,就已經出事:整部機器在運轉的時候突然解體,全機『散曬』!老闆有沒有誇張,我不知道,但對物理有少許認識的,可以估計到後果。馬達在高速轉動的時候,離心力太大,四面的鋼板和接合點,抵受不住強烈的震蕩和壓力,裂成四塊,向東南西北四個方激射而出,剩下的馬達和鋼架就像一隻陀螺,在原地如霹靂舞者般急轉,令桶內的沙律和零散的金屬零件向所有方飛散,整個房間充滿著漫天的西生菜葉和耀眼的金屬碎片,用藝術角度這樣想,這個畫面其實浪漫到不行…比起什麼日本櫻花更加唯美!

 

櫻花很美,可是西生菜葉也不錯(Flickr:Yoshikazu TAKADA)
櫻花很美,可是西生菜葉也不錯(Flickr:Yoshikazu TAKADA)

 

幸好意外發生之時,機器發出隆隆響聲,工人們心知不妙,及時走避,不致受傷,但之後我老闆講,意外消息傳出之後,這個顧客之後也覺得十分尷尬,『背叛』了我們,買了這些平價的次貨,最後死死氣都是要買我們的產品。你想想,清理這麼一個房間(不是一個普通的房間,而是符合衛生條件的冷凍房),又要停產,他們費了多少時間和人力呀!所謂贏粒糖,輸間廠,又一絕佳例子。

 

工人逃生示意圖(網絡圖片)
工人逃生示意圖(網絡圖片)

 

我分享這些故事,肯定有人跳出來說:『你是外行人,不知道國內現在的工業何其發達』,『只是片面之詞,你怎麼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啦』,『凡事有個過程,不能一下子就將中國跟世界第一比較』…隨便你怎麼說,中興就是一個例證,足夠塞住你把口。

 

我今天還看到中國的工程院院士說,微軟故意給中國人用盜版,就是要壓制中國人研發作業系統的技術…聽到這些新聞,我就知道,中國工程界,看形勢,恐怕到我已經不再是工程師的一日,還是沒有什麼希望。

 

你們還是回去多看幾次『厲害了我的國』壓壓驚吧。

 

Kommentar schreiben

Kommentar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