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講德文有口音,有無問題?

到底講德文有口音,有無問題?

 

我喺好耐之前寫嘅血淚史入面寫過:我講德文嘅口音算唔錯,可以呃到一啲德國人,以為我係喺德國大嘅華人。但係我都講過,無口音,遇正啲對語言唔係好敏感嘅德國人,真係好慘。

 

扮曬蟹!

 

唔係呀,慘痛經歷係真人真事。

 

我記得我實習嘅時候,公司入面嘅Hausmeister(類似管理員之類啦,管公司燈油火蠟嘅人)係一個中年嘅阿叔,唔識講英文,德文亦有極濃重嘅普法爾茨口音

 

等等,想知pfälzisch可以有幾勁?我當時嘅同事就講過,佢細個一家人上漢堡度假,啲漢堡人聽佢地傾計,以為佢地係法國人…嗰時返工,個個都講"gim morsche",打招呼用語,我估到係點解,不過同我地學校字正腔圓嘅標準德文"Guten Morgen"真係有太大嘅距離啦!

 

話說回來,Hausmeister叔叔當時approach我,一嚟就自我介紹,咁我就好簡單咁回應下佢兩嘴啦。

 

弊就弊在,呢啲簡單對話,我練習過幾十萬次…導致我講得『太好』!

 

佢立刻將我嘅口音嘅表現直接同我德文水平掛鉤,啟動『德國人對德國人對話模式』!

 

然後我就聽咗佢大概五分鐘嘅Monolog。

 

我係近乎完全唔知道佢講咩,禮貌上,我只係每隔幾秒點一點頭…保持微笑,全程擺出一副用心聆聽嘅樣出嚟…

 

依家諗起,佢好似係講啲有關公司嘅人事,趣聞之類,但係我當時嘅德文水平,真係『糞便級』都算抬舉,唔好講話深入嘅對話我無可能可以跟到,就係聽佢講pfälzisch就已經好似聽緊一個阿叔唱潮劇咁。

 

趣事講完,講返自己睇法:我覺得講德文,口音呢樣嘢,有兩條線要set。

 

第一條線,係『溝通』。語言第一個功能係溝通,如果你講嘅口音,係離譜到根本人地聽唔明,或者產生好多歧義的話,對唔住,真係無情講,你一定要落苦功改善。還記得一開始讀德文嘅時候,Schlaf,scharf,Schaffen,Schaf…呢幾個字,真係讀到我人都癲。或者啱啱學啲Umlaut咁囉,初學者一定會搞亂咖。但係無辦法,如果你話"Das ist scharf." 同埋 "Das ist Schaf." 好似,發音就係囉。意思就係,食嘢的話,一個講緊你食緊辣嘢,一個係話你食緊隻羊…如果有學生同我學德文,有啲字嘅發音係令到我聽唔明的話,我會十分之俾心機去幫佢改。依家我放假返咗香港,搞個發音工作坊,其實都係好想可以幫到呢啲覺得第一條線已經好難過嘅朋友。

 

第二條線,係『音樂』。德文係語言,但係都可以係音樂 - 聽落去,令人覺得心曠神怡,咬字,發音,音調,韻律都可以有無限嘅追求。但係如果你唔係修讀日耳曼文學,走去教書,或者係幫外交人員翻譯對話的話,我自己覺得追呢條線,其實幾無謂。

 

蕭叔叔係一個我十分之敬重嘅人,點解呢?因為由佢寫Blog嘅時期,我已經有睇佢寫點樣英文由F字學起。呢個咁破格嘅切入點,老實講唔係人人夠膽做,或者做得到。但係依家好多人都專注落蕭叔叔嘅完美口音度,繼而好想模仿佢。唔好誤會,我絕對唔覺得好嘅口音無用,佢都要經過無數嘅訓練,先可以達到呢個口音俾比英國人更英國嘅境界,聽落去,就真係如沐春風咁。但係相比起佢嘅口音,去學佢點樣用地道英文,講一啲地道嘅句子,我覺得對大部分嘅英文學習者,或者會有更加大嘅幫助。

 

我記得喺德國讀大學嘅時候,我認識咗嚟自印度,巴基斯坦,南非,納米比亞,黎巴嫩,保加利亞,俄羅斯…嘅同學。真係咩人都有…來自納米比亞嘅同學,學識淵博,識同我討論『四人幫』喺中國歷史上嘅影響,而英文亦講得十分之好,不過佢有好濃重嘅非洲口音。

 

可能好多人聽到佢嘅口音,就自動會覺得佢英文差,但你細心啲聽,佢用嘅句型,生字,係拍得上一個英國人的。口音呢樣嘢,就好似佢身份嘅一個印記,就好似佢嘅外表,身形一樣,其實係一個組成佢嘅元素。

 

就好似一個女仔,如果佢好靚的話,每個人都可以欣賞佢嘅美貌。但唔係特別靚的話,又唔需要特登花盡心思,濃妝艷抹,為求做到好似明星一樣咁嘅外觀嘅…

 

如果德國人都有可能聽唔明另外一個德國人嘅口音,你又何苦逼自己練出一個Hannover腔呢?

 

回想起,古天樂賣廣告,撚太撚,其實都可以有一種香港人獨有嘅霸氣。

Kommentar schreiben

Kommentar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