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德國人歧視亞洲人?』(一)

廣告時間:感謝東方日報的訪問,我接觸了更多在學習德文的時候,遇上困難的初學者。現在希望可以爲大家新增一個新的語法班,時間爲每個星期日下午三點半到五點左右,開課日期暫定爲十月頭。現時補習時間表越見緊凑,開班難度越來越大,有興趣的朋友,不要錯過機會,從速到此報名

 

去外國,不就是二等公民了嗎?肯定會被人歧視的!

 

近來德國這個國家,開始走進香港人的眼球。首先有德國駐香港總領事館每週一字,開動至強力抽濕機,看得香港人津津樂道,不斷查問領事抽水的德文是什麽。另一方面,德國近年開通了工作假期計劃,除了熱門的澳洲之外,在歐洲也多了一個新選擇,所以很多香港的年輕人都有興趣到德國體驗一下歐洲生活。

 

 

很多香港人在來德國之前,都很喜歡問幾條問題,那些有關簽證和保險等的技術問題,在『香港人在德國』等Facebook群組,很多人都會找到答案。但有些涉及個人經歷的半主觀性問題,往往最能勾起衆人的討論,而其中最有爭議性的,必定是『德國人有沒有歧視亞洲人的習慣』這條問題。 上個星期東方日報的訪問刊出之後,我看到不少人都在評論上提及『二等公民』的觀點,認爲去外國,歧視是必然的。

如果你一路有跟蹤近年有關德國的博客,新聞報導等,對於德國的評論,一向都比較兩極。一方面有些媒體喜歡把德國打造成歐洲天堂,把德國的福利,教育制度捧上天。而另一方面,有部分身處德國多年的博客,認爲自己留德年資較老,冷眼看穿其他人看不透的『真實德國』,利用德國的種種缺點,如難民問題,德國的稅收和社會老齡化等,把德國打造成歐洲的地獄。

 

德國真的是天堂嗎?
德國真的是天堂嗎?

 

而針對歧視的問題,在網上搜尋一番之後,得出的答案比較負面。『外國人,總有一點歧視我們中國人的。』就連留德多年的華人教授關愚謙先生也這樣說。爲此,我想分享一下我自己的經驗,如果你想知道德國人會不會歧視你,你不會找到一個確切的答案,但我希望可以給你一個小小的啓發。

 

所謂『德國人歧視亞洲人?』我的答案很簡單…我可能是一個特例:我可以很清楚地說,我在德國七年的生活,從來沒有受到德國人的歧視。

 

可能你不會相信我的片面之詞,但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感受。部分人覺得七年的『留德華』生活,不可能沒有遇上過歧視。覺得我是『德國天堂派』的代表人物。

  

非也,請聽我講講幾個故事。

 

而講故事之前,首先極爲重要的一點:我們要清晰地定義一下,什麼是歧視呢? 根據維基百科的定義:『歧視,是針對特定族群的成員,僅僅由於其身份或歸類,而非個人特質,給予不同且較差的對待。』

這裏需要強調的是『身份(即是香港人)』和『較差的對待』。

如果不能符合這兩點的話,就不能稱之為歧視。可能在生活中遇上的幾個事例,在其他人的眼中已經是一種歧視的行徑。在我而言,卻不屬於歧視,因為他們的行為不符合歧視的定義 。

 

就讓我講講這幾個特別的事例吧 !

 

還記得剛剛抵達德國的時候,住在德國的古都海德堡。雖然海德堡作為一個城市確然十分浪漫,但是我上學的地方是在曼海姆。每天都要花上超過45分鐘的時間上學,如果要節省時間的話,需要在家門前的電車站,乘搭電車到達海德堡的火車站,然後再從海德堡的火車站,乘坐地區快線前往曼海姆,再從曼海姆的火車站乘坐電車到達大學…由於這樣的轉車方法實在太過累人,所以有時候我會在回家的一程直接從曼海姆的火車站。乘坐電車回家, 這樣雖然要花上一個小時的時間,但是省卻了轉車的麻煩,可以在電車上讀書、聽音樂、睡覺,何樂而不為呢?

讀書的時候,每個學期都要申請車票...跟八達通相比,當然十分落後!
讀書的時候,每個學期都要申請車票...跟八達通相比,當然十分落後!

 

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德國的交通系統,德國的交通系統都是十分開放的,不像在香港,乘坐港鐵需要用八達通 入閘,德國並沒有這回事。如果想乘坐電車的話,你要預先買票,上車的時候在驗票機上打一打,這只能靠乘客自律,偶爾有電車公司的查票員查票,如果發現沒有有效車票的話,就是Schwarzfahren『搭黑車』,會立刻罰款;多犯者,甚至會有紀錄,在申請簽證的時候可以有麻煩;學生可以申請學期票,一個學期付出100多歐的價錢,便可以隨意乘搭在某一個特定區域的地區交通。

 

驗票機就是這個模樣的...
驗票機就是這個模樣的...

 

在頭半年讀書的生涯中平凡的一天,我如常乘坐電車回家。那時候是冬天,德國下午四點左右,天已十分黑,剛剛上完超過兩個小時的德語課,我實在十分疲累,所以上了電車以後,肯定要選擇最前面的座位。這永遠是最舒適的角落!睡覺的時候,自己可以縮在一個角落,倚在窗邊,既不會干擾到別人,其他人出出入入,亦與你無關。

 

這雖然是車尾,但是跟車頭一樣,十分適合睡覺用!
這雖然是車尾,但是跟車頭一樣,十分適合睡覺用!

 

坐了下去,望著窗外黑沉沉的景色,不消幾分鐘,我便已經倒頭入睡…

 

正當我睡得正酣的時候,突然之間天搖地動!我以為德國發生地震了!這當然十分不可能,德國跟香港一樣,出現大型地震的機會率極低。我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一隻偌大的手掌伸向我面前,一個極不友善的中年婦女向我用德語大喊:『Fahrkarte bitte! 』就是『麻煩車票!』的意思。我才慢慢地醒覺,她原來是查票員。由於我還在半醒半睡的狀態之中,動作比較慢,她就擺出更不耐煩的表情 。到我揉了揉眼睛找到車票的時候,她已經把我當成殺父仇人般怒目看著我。很難想像如果我真的沒有車票的話,她會怎麽把我撕成碎片!

 

逃票的朋友,被抓到的話,重罰四十歐元!
逃票的朋友,被抓到的話,重罰四十歐元!

 

檢查完後,她走到最接近的車門,沒有再檢查其他人。我張頭望了一望,車廂坐著鬆鬆散散的幾個人,而在我附近的一兩個人,手中都沒有拿著錢包,這代表,這個查票員並不是從車尾檢查到車頭,而衹是檢查我一個人,否則我一定會看見我附近的人放車票回錢包的動作。我以爲可能剛才我動作太慢,但其他人都用半驚訝的表情看著我,我便知道,這位查票員確實沒有檢查其他人的車票,而只檢查我一個人。

 

這是歧視嗎?請大家想一想。

 

我當初確實有點心有不忿…這不就是活生生的歧視嗎?因為我是香港人的身份,就只檢查我的車票!我因此事特地上網搜尋一下,看看其他人對查票員查票的反應和經驗。結果令我難以置信…

 

待續...